第2章 未曾设想的道路

下载免费读
第2章未曾设想的道路
  
  上午9点,咖啡厅,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肤白如玉,挺鼻朱唇的沈贞仪手里缓缓搅动着咖啡勺,双眸轻眯,纤长浓密的睫毛停驻在窗外透进来的光斑中,有种漫不经心的慵懒,偏又勾人心魄。
  
  年轻的男侍者已经是第三次借故经过沈贞仪的座位,不经意间对上她的目光,少男心难抑荡漾,耳尖都泛红了起来。
  
  这一幕刚好落在推门而入的俞莉眼里。
  
  当她在沈贞仪对面坐了下来后,开口便调笑:“啧啧,这是哪里来的小妖精哟……”
  
  然后就见这“小妖精”一个轻抬眸,笑容从眼底深处透出来,眉眼弯弯之间,好似淌过了一泓静谧清泉。
  
  里面还有繁星倒影闪烁。
  
  俞莉作为一女的,都被闪得心脏砰砰跳。
  
  “不得了,不得了。”俞莉随意点了一杯咖啡,赶紧挥手让脸红红的男侍者离开,再让年轻小伙直面这妖精,怕是真把他魂给勾出来了。
  
  沈贞仪无辜眨眼。
  
  “快别霍霍普通人了,进娱乐圈吧,你天生属于那里。”俞莉假意捂住胸口,抵挡对面的颜值暴击。
  
  有些人天生就是要站在舞台中央的,有些人天生就是人群的闪光点。毫无疑问,沈贞仪就是这样的存在。
  
  普通人的好看,在大家长得都挺好看的情况下,很难一眼出挑,这就是所谓的没有“星相”。
  
  沈贞仪这种,属于量变到质变,当目光落在她身上,很难不被她吸引;惊鸿一瞥,都美到让人心跳漏了一拍。
  
  沈贞仪莞尔:“我约你,就是想谈这事来着。”
  
  俞莉眼前一亮:“嚯,终于想好了?”
  
  “嗯,说好了的呀,哪一天我想正式进入娱乐圈,优先考虑你当我的经纪人。我觉得现在是时候了。”
  
  顿了顿,沈贞仪看着身体略微前倾的俞莉,诚恳道:“很感谢俞姐你愿意等了我3年,我相信,没有经纪人能比你更有诚意了,我想不到还有什么理由拒绝你。”
  
  俞莉矜持而笑,实质内心长舒了一口气。
  
  要说她俞姐,在圈里也是一名响当当的经纪人,至今捧出过一位影后、两位小花,多的是演员想投至其麾下,如果有人知道她对一位新人念念不忘,恐怕会跌掉眼球。
  
  但她看着眼前这块明星坯子,暗道,总有些苦等是值得的。
  
  是的,看到沈贞仪的第一眼,俞莉就坚信她会是明日之星。
  
  而真正让她意识到,对方可能不止于此的,则是除了惊人美貌外的一些特质。
  
  ——刚考上中艺就被圈内知名经纪人看中,一般人早就屁颠屁颠点头了,毕竟娱乐圈从不乏美人,而签下一位优秀经纪人约等于铺好了半条路;
  
  但沈贞仪偏就婉拒了,表示先要专注学习,然后,她就真花了俩年时间沉迷学业;
  
  ——大三,她的名气掩都掩不住了,甚至有电影主角的邀约主动送上门,结果依然是,婉拒+1;
  
  对方转身进入了首都话剧社磨炼演技,不到一年即成为话剧社中最受观众喜欢的演员;
  
  ——最离谱的是,一路稳如狗走下来的沈贞仪,堪堪18岁。
  
  清醒、克制、努力、踏实……再加上美得不可方物,没有经纪人能拒绝这样的客户。
  
  三年来始终保持联系,甚至主动提供不少帮助的俞莉终于得偿所愿,不由举起刚送过来的咖啡,冲沈贞仪举杯:“那就以咖啡代酒,祝我们合作愉快。”
  
  沈贞仪和她碰了碰杯:“祝我们合作顺利。”
  
  浅抿一口放下杯子,俞莉闪电般掏出一份早已准备好的合约,“这是合同草本,我已经针对你的情况做了修改,提成为15%,这是我能给新人最好的待遇了;时限是五年,当然,我希望我们的合作关系不以只存续五年为前提。你先拿回去看看,我们可以随时签约。”
  
  沈贞仪接过合同,并不急着翻看,转而问道:“在签约前,不介意我先问一个问题吧,对于我的首个角色,俞姐你有什么建议不?”
  
  俞莉挑挑眉头,又笑:“要不怎么说你是我带过的起步资源最好的客户呢,你的师兄,新锐导演骆建洲为你量身打造了一部电影,现在只等你点头进组——找不到比这更好的开局了。”
  
  “这个我知道,但骆建洲的水平……只能算尚可吧。”
  
  “但他的父亲是唐宇传媒的董事长。”
  
  沈贞仪忍不住轻笑,她想起某人的调侃——《我的董事长爸爸》。
  
  含笑摩挲着合同封面,思忖片刻,沈贞仪坦率道:“但是我对另一份邀约更感兴趣。”
  
  “哦?”俞莉好奇了,忍不住问道:“真的还有比这更好的邀约?哪位大导演?哪家片厂?”
  
  沈贞仪淡定道:“新人导演,王维,你见过的。制片方是敦煌影业,你应该也不陌生。”
  
  “嘶!”俞莉倒抽一口冷气,第一次在沈贞仪面前失态。
  
  导演先不提,只听到是敦煌出品……俞莉一句“卧槽”差点就脱口而出。
  
  “去填那个天坑?我绝对不同意。”俞莉斩钉截铁道。
  
  “天坑?不至于吧,虽然是有些传闻……”
  
  “那可不仅仅是传闻。”俞莉的语气严肃且肯定,“圈内无人不知,从三年前开始,敦煌影业就命犯太岁,谁碰上谁倒霉。”
  
  沈贞仪单手托腮,若有所思地瞅着俞姐。
  
  “你没猜错,我就吃过亏。”俞莉苦笑,“三年前我替一个客户在敦煌的项目里争取到了一个角色。谁能想到,制片人卷钱跑路了,不仅白忙活一场,还被警方来回调查。”
  
  也算是当事人的俞莉不无感叹:“那一年,敦煌给圈内贡献了好大一瓜。未曾想,这瓜居然还是连续剧!”
  
  “后面的故事在圈内都成传奇了,估计你也没少听。总之,别人投资影视出岔子,顶多是票房惨淡,面临回本难题而已。敦煌呢,压根就是连收回成本的可能都没有。”
  
  经纪人不知是该同情还是该笑:“仨部大制作啊,连一部上映的都没有;每次不仅把投资搭进去,还都被一脑门官司搞得身心俱疲,简直惨得荡气回肠!”
  
  沈贞仪完全赞同,这简直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好吧,她并没有流泪,甚至有点想笑。
  
  然后她就真笑了。
  
  怎么说呢,这种绝版的高质量倒霉蛋,惨是真的惨,好笑也是真的好笑。
  
  俞莉也忍不住笑了:“所以,知道为什么我说它是天坑了吧。”
  
  “在娱乐圈,只要搞砸一部大制作,都没人会再给你机会。而堪称倒霉公司样本的敦煌,毫无疑问荣登业内黑名单榜首;如今哪怕是圈外的投资者,对于敦煌也是避之唯恐不及。”
  
  说到这,俞莉突然反应过来:“咦,你跟敦煌有什么关系不成?”不然这年头竟还有傻子主动跳坑?
  
  沈贞仪笑罢,点点头道:“王维是敦煌影业的最大股东,敦煌现任总经理,呃,也就是你口中倒霉样本的操盘者,我俩都叫他小舅。”
  
  俞莉恍然大悟:“敢情是替你的小竹马填坑啊,我就说嘛。”
  
  她知道王维,想起那张帅绝人寰的俊脸,突然有点理解了沈贞仪的选择。
  
  等等,这小妮子之前说什么来着?导演是那帅锅?
  
  俞莉一个激灵,她恍惚记得,王维也不过刚毕业,而且并非科班出身来着。
  
  “没错。”沈贞仪肯定了她的记忆,却道:“但是有一点你可能不知道,从六七岁开始,那家伙就被他外公,嗯,也就是创立敦煌的王廷栋导演,带进剧组耳濡目染,他对电影逻辑的无师自通,对电影技法的一点即透,用老爷子的话来说就是——这小子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
  
  这一点俞莉确实不甚了解,听罢面色有些古怪:“所以他非科班出身,只是因为……不需要?”
  
  沈贞仪轻笑:“也许吧。”
  
  俞莉无话可说。
  
  端起咖啡喝一口,俞莉想了想,还是语重心长劝道:“即便如此,我还是不建议你选王维而弃骆建洲。当然,我不是说前者将来一定比不上后者,只是他们现在的差距显而易见。”
  
  “骆建洲好歹是新锐导演了,而且背靠圈内巨头,他的新片有多受追捧根本不用想。你的小竹马虽然天赋异禀,毕竟还没有正式作品,处女作的风险太高了。小贞,你应该知道,对于一名女演员来说,有个成功的起点意味着什么,我不建议你感情用事。”
第章未曾设想的道路上午点咖啡厅阳光正好微风不燥肤白如玉挺鼻朱唇的沈贞仪手里缓缓搅动着咖啡勺双眸轻眯纤长浓密的睫毛停驻在窗外透进来的光斑中有种漫不经心的慵懒偏又勾人心魄年轻的男侍者已经是第三次借故经过沈贞仪的座位不经意间对上她的目光少男心难抑荡漾耳尖都泛红了起来这一幕刚好落在推门而入的俞莉眼里当她在沈贞仪对面坐了下来后开口便调笑啧啧这是哪里来的小妖精哟然后就见这小妖精一个轻抬眸笑容从眼底深处透出来眉眼弯弯之间好似淌过了一泓静谧清泉里面还有繁星倒影闪烁俞莉作为一女的都被闪得心脏砰砰跳不得了不得了俞莉随意点了一杯咖啡赶紧挥手让脸红红的男侍者离开再让年轻小伙直面这妖精怕是真把他魂给勾出来了沈贞仪无辜眨眼快别霍霍普通人了进娱乐圈吧你天生属于那里俞莉假意捂住胸口抵挡对面的颜值暴击有些人天生就是要站在舞台中央的有些人天生就是人群的闪光点毫无疑问沈贞仪就是这样的存在普通人的好看在大家长得都挺好看的情况下很难一眼出挑这就是所谓的没有星相沈贞仪这种属于量变到质变当目光落在她身上很难不被她吸引惊鸿一瞥都美到让人心跳漏了一拍沈贞仪莞尔我约你就是想谈这事来着俞莉眼前一亮嚯终于想好了嗯说好了的呀哪一天我想正式进入娱乐圈优先考虑你当我的经纪人我觉得现在是时候了顿了顿沈贞仪看着身体略微前倾的俞莉诚恳道很感谢俞姐你愿意等了我年我相信没有经纪人能比你更有诚意了我想不到还有什么理由拒绝你俞莉矜持而笑实质内心长舒了一口气要说她俞姐在圈里也是一名响当当的经纪人至今捧出过一位影后两位小花多的是演员想投至其麾下如果有人知道她对一位新人念念不忘恐怕会跌掉眼球但她看着眼前这块明星坯子暗道总有些苦等是值得的是的看到沈贞仪的第一眼俞莉就坚信她会是明日之星而真正让她意识到对方可能不止于此的则是除了惊人美貌外的一些特质刚考上中艺就被圈内知名经纪人看中一般人早就屁颠屁颠点头了毕竟娱乐圈从不乏美人而签下一位优秀经纪人约等于铺好了半条路但沈贞仪偏就婉拒了表示先要专注学习然后她就真花了俩年时间沉迷学业大三她的名气掩都掩不住了甚至有电影主角的邀约主动送上门结果依然是婉拒对方转身进入了首都话剧社磨炼演技不到一年即成为话剧社中最受观众喜欢的演员最离谱的是一路稳如狗走下来的沈贞仪堪堪岁清醒克制努力踏实再加上美得不可方物没有经纪人能拒绝这样的客户三年来始终保持联系甚至主动提供不少帮助的俞莉终于得偿所愿不由举起刚送过来的咖啡冲沈贞仪举杯那就以咖啡代酒祝我们合作愉快沈贞仪和她碰了碰杯祝我们合作顺利浅抿一口放下杯子俞莉闪电般掏出一份早已准备好的合约这是合同草本我已经针对你的情况做了修改提成为这是我能给新人最好的待遇了时限是五年当然我希望我们的合作关系不以只存续五年为前提你先拿回去看看我们可以随时签约沈贞仪接过合同并不急着翻看转而问道在签约前不介意我先问一个问题吧对于我的首个角色俞姐你有什么建议不俞莉挑挑眉头又笑要不怎么说你是我带过的起步资源最好的客户呢你的师兄新锐导演骆建洲为你量身打造了一部电影现在只等你点头进组找不到比这更好的开局了这个我知道但骆建洲的水平只能算尚可吧但他的父亲是唐宇传媒的董事长沈贞仪忍不住轻笑她想起某人的调侃我的董事长爸爸含笑摩挲着合同封面思忖片刻沈贞仪坦率道但是我对另一份邀约更感兴趣哦俞莉好奇了忍不住问道真的还有比这更好的邀约哪位大导演哪家片厂沈贞仪淡定道新人导演王维你见过的制片方是敦煌影业你应该也不陌生嘶俞莉倒抽一口冷气第一次在沈贞仪面前失态导演先不提只听到是敦煌出品俞莉一句卧槽差点就脱口而出去填那个天坑我绝对不同意俞莉斩钉截铁道天坑不至于吧虽然是有些传闻那可不仅仅是传闻俞莉的语气严肃且肯定圈内无人不知从三年前开始敦煌影业就命犯太岁谁碰上谁倒霉沈贞仪单手托腮若有所思地瞅着俞姐你没猜错我就吃过亏俞莉苦笑三年前我替一个客户在敦煌的项目里争取到了一个角色谁能想到制片人卷钱跑路了不仅白忙活一场还被警方来回调查也算是当事人的俞莉不无感叹那一年敦煌给圈内贡献了好大一瓜未曾想这瓜居然还是连续剧后面的故事在圈内都成传奇了估计你也没少听总之别人投资影视出岔子顶多是票房惨淡面临回本难题而已敦煌呢压根就是连收回成本的可能都没有经纪人不知是该同情还是该笑仨部大制作啊连一部上映的都没有每次不仅把投资搭进去还都被一脑门官司搞得身心俱疲简直惨得荡气回肠沈贞仪完全赞同这简直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好吧她并没有流泪甚至有点想笑然后她就真笑了怎么说呢这种绝版的高质量倒霉蛋惨是真的惨好笑也是真的好笑俞莉也忍不住笑了所以知道为什么我说它是天坑了吧在娱乐圈只要搞砸一部大制作都没人会再给你机会而堪称倒霉公司样本的敦煌毫无疑问荣登业内黑名单榜首如今哪怕是圈外的投资者对于敦煌也是避之唯恐不及说到这俞莉突然反应过来咦你跟敦煌有什么关系不成不然这年头竟还有傻子主动跳坑沈贞仪笑罢点点头道王维是敦煌影业的最大股东敦煌现任总经理呃也就是你口中倒霉样本的操盘者我俩都叫他小舅俞莉恍然大悟敢情是替你的小竹马填坑啊我就说嘛她知道王维想起那张帅绝人寰的俊脸突然有点理解了沈贞仪的选择等等这小妮子之前说什么来着导演是那帅锅俞莉一个激灵她恍惚记得王维也不过刚毕业而且并非科班出身来着没错沈贞仪肯定了她的记忆却道但是有一点你可能不知道从六七岁开始那家伙就被他外公嗯也就是创立敦煌的王廷栋导演带进剧组耳濡目染他对电影逻辑的无师自通对电影技法的一点即透用老爷子的话来说就是这小子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这一点俞莉确实不甚了解听罢面色有些古怪所以他非科班出身只是因为不需要沈贞仪轻笑也许吧俞莉无话可说端起咖啡喝一口俞莉想了想还是语重心长劝道即便如此我还是不建议你选王维而弃骆建洲当然我不是说前者将来一定比不上后者只是他们现在的差距显而易见骆建洲好歹是新锐导演了而且背靠圈内巨头他的新片有多受追捧根本不用想你的小竹马虽然天赋异禀毕竟还没有正式作品处女作的风险太高了小贞你应该知道对于一名女演员来说有个成功的起点意味着什么我不建议你感情用事第2章未曾设想道路
  
  上午9点咖啡厅阳光正微风燥。
  
  肤白如玉挺鼻朱唇沈贞仪手里缓缓搅动着咖啡勺双眸轻眯纤长浓密睫毛停驻在窗外透进来光斑中有种漫经心慵懒偏又勾心魄。
  
  年轻男侍者已经第三次借故经过沈贞仪座位经意间对上她目光少男心难抑荡漾耳尖都泛红起来。
  
  幕刚落在推门而入俞莉眼里。
  
  当她在沈贞仪对面坐下来后开口便调笑:“啧啧哪里来小妖精哟……”
  
  然后就见“小妖精”轻抬眸笑容从眼底深处透出来眉眼弯弯之间似淌过泓静谧清泉。
  
  里面还有繁星倒影闪烁。
  
  俞莉作为女都被闪得心脏砰砰跳。
  
  “得得。”俞莉随意点杯咖啡赶紧挥手让脸红红男侍者离开再让年轻小伙直面妖精怕真把魂给勾出来。
  
  沈贞仪无辜眨眼。
  
  “快别霍霍普通进娱乐圈天生属于那里。”俞莉假意捂住胸口抵挡对面颜值暴击。
  
  有些天生就要站在舞台中央有些天生就群闪光点。毫无疑问沈贞仪就样存在。
  
  普通看在大家长得都挺看情况下很难眼出挑就所谓没有“星相”。
  
  沈贞仪种属于量变到质变当目光落在她身上很难被她吸引;惊鸿瞥都美到让心跳漏拍。
  
  沈贞仪莞尔:“约就想谈事来着。”
  
  俞莉眼前亮:“嚯终于想?”
  
  “嗯说呀哪天想正式进入娱乐圈优先考虑当经纪。觉得现在时候。”
  
  顿顿沈贞仪看着身体略微前倾俞莉诚恳道:“很感谢俞姐愿意等3年相信没有经纪能比更有诚意想到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俞莉矜持而笑实质内心长舒口气。
  
  要说她俞姐在圈里也名响当当经纪至今捧出过位影后、两位小花多演员想投至其麾下如果有知道她对位新念念忘恐怕会跌掉眼球。
  
  但她看着眼前块明星坯子暗道总有些苦等值得。
  
  看到沈贞仪第眼俞莉就坚信她会明日之星。
  
  而真正让她意识到对方可能止于此则除惊美貌外些特质。
  
  ——刚考上中艺就被圈内知名经纪看中般早就屁颠屁颠点头毕竟娱乐圈从乏美而签下位优秀经纪约等于铺半条路;
  
  但沈贞仪偏就婉拒表示先要专注学习然后她就真花俩年时间沉迷学业;
  
  ——大三她名气掩都掩住甚至有电影主角邀约主动送上门结果依然婉拒+1;
  
  对方转身进入首都话剧社磨炼演技到年即成为话剧社中最受观众喜欢演员;
  
  ——最离谱路稳如狗走下来沈贞仪堪堪18岁。
  
  清醒、克制、努力、踏实……再加上美得可方物没有经纪能拒绝样客户。
  
  三年来始终保持联系甚至主动提供少帮助俞莉终于得偿所愿由举起刚送过来咖啡冲沈贞仪举杯:“那就以咖啡代酒祝们合作愉快。”
  
  沈贞仪和她碰碰杯:“祝们合作顺利。”
  
  浅抿口放下杯子俞莉闪电般掏出份早已准备合约“合同草本已经针对情况做修改提成为15%能给新最待遇;时限五年当然希望们合作关系以只存续五年为前提。先拿回去看看们可以随时签约。”
  
  沈贞仪接过合同并急着翻看转而问道:“在签约前介意先问问题对于首角色俞姐有什么建议?”
  
  俞莉挑挑眉头又笑:“要怎么说带过起步资源最客户呢师兄新锐导演骆建洲为量身打造部电影现在只等点头进组——找到比更开局。”
  
  “知道但骆建洲水平……只能算尚可。”
  
  “但父亲唐宇传媒董事长。”
  
  沈贞仪忍住轻笑她想起某调侃——《董事长爸爸》。
  
  含笑摩挲着合同封面思忖片刻沈贞仪坦率道:“但对另份邀约更感兴趣。”
  
  “哦?”俞莉奇忍住问道:“真还有比更邀约?哪位大导演?哪家片厂?”
  
  沈贞仪淡定道:“新导演王维见过。制片方敦煌影业应该也陌生。”
  
  “嘶!”俞莉倒抽口冷气第次在沈贞仪面前失态。
  
  导演先提只听到敦煌出品……俞莉句“卧槽”差点就脱口而出。
  
  “去填那天坑?绝对同意。”俞莉斩钉截铁道。
  
  “天坑?至于虽然有些传闻……”
  
  “那可仅仅传闻。”俞莉语气严肃且肯定“圈内无知从三年前开始敦煌影业就命犯太岁谁碰上谁倒霉。”
  
  沈贞仪单手托腮若有所思地瞅着俞姐。
  
  “没猜错就吃过亏。”俞莉苦笑“三年前替客户在敦煌项目里争取到角色。谁能想到制片卷钱跑路仅白忙活场还被警方来回调查。”
  
  也算当事俞莉无感叹:“那年敦煌给圈内贡献大瓜。未曾想瓜居然还连续剧!”
  
  “后面故事在圈内都成传奇估计也没少听。总之别投资影视出岔子顶多票房惨淡面临回本难题而已。敦煌呢压根就连收回成本可能都没有。”
  
  经纪知该同情还该笑:“仨部大制作啊连部上映都没有;每次仅把投资搭进去还都被脑门官司搞得身心俱疲简直惨得荡气回肠!”
  
  沈贞仪完全赞同简直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她并没有流泪甚至有点想笑。
  
  然后她就真笑。
  
  怎么说呢种绝版高质量倒霉蛋惨真惨笑也真笑。
  
  俞莉也忍住笑:“所以知道为什么说它天坑。”
  
  “在娱乐圈只要搞砸部大制作都没会再给机会。而堪称倒霉公司样本敦煌毫无疑问荣登业内黑名单榜首;如今哪怕圈外投资者对于敦煌也避之唯恐及。”
  
  说到俞莉突然反应过来:“咦跟敦煌有什么关系成?”然年头竟还有傻子主动跳坑?
  
  沈贞仪笑罢点点头道:“王维敦煌影业最大股东敦煌现任总经理呃也就口中倒霉样本操盘者俩都叫小舅。”
  
  俞莉恍然大悟:“敢情替小竹马填坑啊就说嘛。”
  
  她知道王维想起那张帅绝寰俊脸突然有点理解沈贞仪选择。
  
  等等小妮子之前说什么来着?导演那帅锅?
  
  俞莉激灵她恍惚记得王维也过刚毕业而且并非科班出身来着。
  
  “没错。”沈贞仪肯定她记忆却道:“但有点可能知道从六七岁开始那家伙就被外公嗯也就创立敦煌王廷栋导演带进剧组耳濡目染对电影逻辑无师自通对电影技法点即透用老爷子话来说就——小子天生就吃碗饭。”
  
  点俞莉确实甚解听罢面色有些古怪:“所以非科班出身只因为……需要?”
  
  沈贞仪轻笑:“也许。”
  
  俞莉无话可说。
  
  端起咖啡喝口俞莉想想还语重心长劝道:“即便如此还建议选王维而弃骆建洲。当然说前者将来定比上后者只们现在差距显而易见。”
  
  “骆建洲歹新锐导演而且背靠圈内巨头新片有多受追捧根本用想。小竹马虽然天赋异禀毕竟还没有正式作品处女作风险太高。小贞应该知道对于名女演员来说有成功起点意味着什么建议感情用事。”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