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将魔改进行到底

下载免费读
第11章将魔改进行到底
  
  当初王维在构思这段“大人玩扭扭车”的情节时,受尽白眼,剧组主创一度斥之为“为了植入广告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
  
  现在,看着这帮家伙舔着脸在片场狂飙扭扭车,王维很想问一句,“脸疼不?”
  
  但最终,王维还是没打扰他们在玩具上找回快乐;毕竟,被琐碎生活消磨的成年人,快乐时光总是那么的难得。
  
  ——至于说王维为什么默默架着摄影机将这一幕拍下来……
  
  绝对不是为了记录他们的幼稚黑历史。
  
  这是片花好吗?
  
  这年头,“卖碟”已经成了电影的第一大周边收入,作为导演兼制片人,当然不能忽视这点,而有趣的片花能帮助多卖碟,仅此而已。
  
  生意,都是生意。
  
  总而言之,从拍好的样片来看,王维即兴构思的这段情节,确实挺好玩的,喜剧效果拉满。
  
  这坚定了王维将魔改进行到底的决心。
  
  譬如原著里,记者和公主是驾着一辆轻便的小摩托车游览罗马城,但是,帝都这不是禁摩了吗,王维干脆将摩托车换成了滑板——这还是沈贞仪她家的产品。
第章将魔改进行到底当初王维在构思这段大人玩扭扭车的情节时受尽白眼剧组主创一度斥之为为了植入广告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现在看着这帮家伙舔着脸在片场狂飙扭扭车王维很想问一句脸疼不但最终王维还是没打扰他们在玩具上找回快乐毕竟被琐碎生活消磨的成年人快乐时光总是那么的难得至于说王维为什么默默架着摄影机将这一幕拍下来绝对不是为了记录他们的幼稚黑历史这是片花好吗这年头卖碟已经成了电影的第一大周边收入作为导演兼制片人当然不能忽视这点而有趣的片花能帮助多卖碟仅此而已生意都是生意总而言之从拍好的样片来看王维即兴构思的这段情节确实挺好玩的喜剧效果拉满这坚定了王维将魔改进行到底的决心譬如原著里记者和公主是驾着一辆轻便的小摩托车游览罗马城但是帝都这不是禁摩了吗王维干脆将摩托车换成了滑板这还是沈贞仪她家的产品所以重回片场的老王同志看拍好的样片时就时常看到穿着一袭半截式衬衫蓬蓬裙的公主拉着一身英挺灰色西装的记者的手双双踩着滑板悠闲地穿梭在帝都的街头巷尾那滑板真好看不对那滑板真帅呃不是这该死的滑板在这对俊男美女脚下出镜率是不是忒高了点王传启摩挲着下巴暗忖是不是该向沈父追加一笔赞助费忙着看样片的老王并没有影响剧组的拍摄下一幕是群戏场面几台摄像机同时架了起来原著中公主与记者参加的舞会又被魔改成了音乐节这不是问题问题是配乐似乎嗨过头了咔群演你们是在演戏不是真的参加音乐节看你们蹦的镜头都被挡住了重来第二遍咔灯光灯光怎么回事灯光师你也在蹦迪呢闪得比这电音节奏还要嗨了再来一次第三遍咔一号机老周你丫的跟着扭什么腰镜头都晃了在众人的瞩目下周霖勉强控制住抖起来的身体讪讪而笑我的错我的错主要是这曲有毒我莫名地就跟着抖起腿了现场轰然大笑可不是乐队一开始演奏气氛简直要爆炸片场秒变大型蹦迪现场这首电音就是有这样的魔力老王也不动声色地稳住跟着摇摆的身体他不知道王维为什么命名为但不妨碍他两眼放光真是一首神曲啊神曲并不是说它水平有多高嗯事实上以老王的音乐知识储备也压根分辨不出一首音乐的水平高低他只知道这旋律该死的抓耳传唱度绝对低不了这对于一部电影的配乐来说就是神曲了老王已经转动脑筋思考如何最大程度挖掘这首神曲的价值了想到妙处他眉飞色舞恨不得现场找人探讨可惜不能没办法他再次被允许进入片场条件就是不能多哔哔更不能指手画脚据说这样能最大程度降低高质量倒霉蛋对剧组的干扰淦另一边王维才不管老王被禁言的不忿悄悄拉着副导演徐道行耳机给我准备好了准备好了录好的音乐我也听过了很动听顿了顿徐道行迟疑道真不告诉小贞你要临时加戏王维挑眉提前告诉她事情就不好玩了徐道行脸皮抽了抽内心腹诽导演你拍片子还不忘寻乐子这样真的好吗王维似乎听到了他的心声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你不懂作为演员小贞的可塑性强吧你不想知道她的极限在哪里吗所以说偶尔让她即兴发挥没准有更好的表演效果你这是什么表情叹服的表情王维哼了一声姑且放过了他好吧除了上述所说还有一个致敬原著的原因他没有说出来原著中有一幕男女主角来到真理之口石雕前男主将手伸入石雕中然后假装被神秘事物夹断吓得赫本花容失色当男主把手完好地拔出来时赫本这才从惶恐中恢复过来并扑到他的怀中据说这一幕是男主的即兴表演赫本是真的以为他手断在里面了因此被誉为经典北平假日到现在被王维魔改的地方已经不止一处了他倒也不觉得有必要在帝都复制一个不伦不类的真理之口但这个套路可以跟着玩一下他还真有点期待沈贞仪的反应片场很快恢复拍摄第11章将魔改进行到底
  
  当初王维在构思段“大玩扭扭车”情节时受尽白眼剧组主创度斥之为“为植入广告到丧心病狂程度”。
  
  现在看着帮家伙舔着脸在片场狂飙扭扭车王维很想问句“脸疼?”
  
  但最终王维还没打扰们在玩具上找回快乐;毕竟被琐碎生活消磨成年快乐时光总那么难得。
  
  ——至于说王维为什么默默架着摄影机将幕拍下来……
  
  绝对为记录们幼稚黑历史。
  
  片花?
  
  年头“卖碟”已经成电影第大周边收入作为导演兼制片当然能忽视点而有趣片花能帮助多卖碟仅此而已。
  
  生意都生意。
  
  总而言之从拍样片来看王维即兴构思段情节确实挺玩喜剧效果拉满。
  
  坚定王维将魔改进行到底决心。
  
  譬如原著里记者和公主驾着辆轻便小摩托车游览罗马城但帝都禁摩王维干脆将摩托车换成滑板——还沈贞仪她家产品。
  
  所以重回片场老王同志看拍样片时就时常看到穿着袭半截式衬衫蓬蓬裙“公主”拉着身英挺灰色西装“记者”手双双踩着滑板悠闲地穿梭在帝都街头巷尾。
  
  那滑板真看……对那滑板真帅……呃……该死滑板在对俊男美女脚下出镜率忒高点?
  
  王传启摩挲着下巴暗忖该向沈父追加笔赞助费。
  
  忙着看样片老王并没有影响剧组拍摄下幕群戏场面几台摄像机同时架起来。
  
  原著中公主与记者参加舞会又被魔改成音乐节问题问题配乐似乎嗨过头。
  
  “咔!群演们在演戏真参加音乐节看们蹦镜头都被挡住重来!”
  
  第二遍……
  
  “咔!灯光灯光怎么回事?灯光师也在蹦迪呢闪得比电音节奏还要嗨再来次!”
  
  第三遍……
  
  “咔!号机!老周丫跟着扭什么腰镜头都晃!”
  
  在众瞩目下周霖勉强控制住抖起来身体讪讪而笑:“错错主要曲有毒莫名地就跟着抖起腿。”
  
  现场轰然大笑。
  
  可乐队开始演奏气氛简直要爆炸片场秒变大型蹦迪现场。
  
  首《Faded》电音就有样魔力。
  
  老王也动声色地稳住跟着摇摆身体知道王维为什么命名为《Faded》但妨碍两眼放光:“真首神曲啊!”
  
  神曲并说它水平有多高嗯事实上以老王音乐知识储备也压根分辨出首音乐水平高低。
  
  只知道旋律该死抓耳传唱度绝对低对于部电影配乐来说就“神曲”。
  
  老王已经转动脑筋思考如何最大程度挖掘首“神曲”价值。
  
  想到妙处眉飞色舞恨得现场找探讨——可惜能。
  
  没办法再次被允许进入片场条件就能多哔哔更能指手画脚——据说样能最大程度降低高质量倒霉蛋对剧组干扰。
  
  淦!
  
  另边王维才管老王“被禁言”忿悄悄拉着副导演徐道行:“耳机给准备?”
  
  “准备录音乐也听过很动听。”
  
  顿顿徐道行迟疑道:“真告诉小贞要临时加戏?”
  
  王维挑眉:“提前告诉她事情就玩。”
  
  徐道行脸皮抽抽内心腹诽导演拍片子还忘寻乐子样真?
  
  王维似乎听到心声副义正言辞模样:“懂作为演员小贞可塑性强?想知道她极限在哪里?所以说偶尔让她即兴发挥没准有更表演效果。”
  
  “……”
  
  “什么表情?”
  
  “叹服表情。”
  
  王维哼声姑且放过。
  
  除上述所说还有致敬原著原因没有说出来。
  
  原著中有幕男女主角来到真理之口石雕前男主将手伸入石雕中然后假装被神秘事物夹断吓得赫本花容失色。当男主把手完地拔出来时赫本才从惶恐中恢复过来并扑到怀中。
  
  据说幕男主即兴表演赫本真以为手断在里面因此被誉为经典。
  
  《北平假日》到现在被王维魔改地方已经止处倒也觉得有必要在帝都复制伦类“真理之口”但套路可以跟着玩下。
  
  还真有点期待沈贞仪反应。
  
  片场很快恢复拍摄。
第11章将魔改进行到底
  
  当初王维在构思这段“大人玩扭扭车”的情节时,受尽白眼,剧组主创一度斥之为“为了植入广告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
  
  现在,看着这帮家伙舔着脸在片场狂飙扭扭车,王维很想问一句,“脸疼不?”
  
  但最终,王维还是没打扰他们在玩具上找回快乐;毕竟,被琐碎生活消磨的成年人,快乐时光总是那么的难得。
  
  ——至于说王维为什么默默架着摄影机将这一幕拍下来……
  
  绝对不是为了记录他们的幼稚黑历史。
  
  这是片花好吗?
  
  这年头,“卖碟”已经成了电影的第一大周边收入,作为导演兼制片人,当然不能忽视这点,而有趣的片花能帮助多卖碟,仅此而已。
  
  生意,都是生意。
  
  总而言之,从拍好的样片来看,王维即兴构思的这段情节,确实挺好玩的,喜剧效果拉满。
  
  这坚定了王维将魔改进行到底的决心。
  
  譬如原著里,记者和公主是驾着一辆轻便的小摩托车游览罗马城,但是,帝都这不是禁摩了吗,王维干脆将摩托车换成了滑板——这还是沈贞仪她家的产品。
  
  所以,重回片场的老王同志看拍好的样片时,就时常看到穿着一袭半截式衬衫蓬蓬裙的“公主”,拉着一身英挺灰色西装的“记者”的手,双双踩着滑板,悠闲地穿梭在帝都的街头巷尾。
  
  那滑板真好看……不对,那滑板真帅……呃,不是……这该死的滑板在这对俊男美女脚下,出镜率是不是忒高了点?
  
  王传启摩挲着下巴,暗忖是不是该向沈父追加一笔赞助费。
  
  忙着看样片的老王并没有影响剧组的拍摄,下一幕是群戏场面,几台摄像机同时架了起来。
  
  原著中公主与记者参加的舞会,又被魔改成了音乐节,这不是问题,问题是配乐似乎嗨过头了。
  
  “咔!群演,你们是在演戏,不是真的参加音乐节,看你们蹦的,镜头都被挡住了,重来!”
  
  第二遍……
  
  “咔!灯光,灯光怎么回事?灯光师你也在蹦迪呢,闪得比这电音节奏还要嗨了,再来一次!”
  
  第三遍……
  
  “咔!一号机!老周,你丫的跟着扭什么腰,镜头都晃了!”
  
  在众人的瞩目下,周霖勉强控制住抖起来的身体,讪讪而笑:“我的错,我的错,主要是这曲有毒,我莫名地就跟着抖起腿了。”
  
  现场轰然大笑。
  
  可不是,乐队一开始演奏,气氛简直要爆炸,片场秒变大型蹦迪现场。
  
  这首《Faded》电音就是有这样的魔力。
  
  老王也不动声色地稳住跟着摇摆的身体,他不知道王维为什么命名为《Faded》,但不妨碍他两眼放光:“真是一首神曲啊!”
  
  神曲,并不是说它水平有多高,嗯,事实上,以老王的音乐知识储备,也压根分辨不出一首音乐的水平高低。
  
  他只知道这旋律该死的抓耳,传唱度绝对低不了,这对于一部电影的配乐来说就是“神曲”了。
  
  老王已经转动脑筋,思考如何最大程度挖掘这首“神曲”的价值了。
  
  想到妙处,他眉飞色舞,恨不得现场找人探讨——可惜不能。
  
  没办法,他再次被允许进入片场,条件就是不能多哔哔,更不能指手画脚——据说这样能最大程度降低高质量倒霉蛋对剧组的干扰。
  
  淦!
  
  另一边,王维才不管老王“被禁言”的不忿,悄悄拉着副导演徐道行:“耳机给我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录好的音乐我也听过了,很动听。”
  
  顿了顿,徐道行迟疑道:“真不告诉小贞你要临时加戏?”
  
  王维挑眉:“提前告诉她,事情就不好玩了。”
  
  徐道行脸皮抽了抽,内心腹诽,导演,你拍片子还不忘寻乐子,这样真的好吗?
  
  王维似乎听到了他的心声,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你不懂,作为演员,小贞的可塑性强吧?你不想知道她的极限在哪里吗?所以说,偶尔让她即兴发挥,没准有更好的表演效果。”
  
  “……”
  
  “你这是什么表情?”
  
  “叹服的表情。”
  
  王维哼了一声,姑且放过了他。
  
  好吧,除了上述所说,还有一个致敬原著的原因他没有说出来。
  
  原著中有一幕,男女主角来到真理之口石雕前,男主将手伸入石雕中,然后假装被神秘事物夹断,吓得赫本花容失色。当男主把手完好地拔出来时,赫本这才从惶恐中恢复过来并扑到他的怀中。
  
  据说这一幕是男主的即兴表演,赫本是真的以为他手断在里面了,因此被誉为经典。
  
  《北平假日》到现在,被王维魔改的地方已经不止一处了,他倒也不觉得有必要在帝都复制一个不伦不类的“真理之口”,但这个套路可以跟着玩一下。
  
  他还真有点期待沈贞仪的反应。
  
  片场很快恢复拍摄。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