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明日双星

下载免费读
第14章明日双星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剪辑室里,面对暴躁的老王同志,王维很装逼地回了一句。
  
  王传启瞪眼:“你说的倒是轻松,这样我们还怎么争取到更多的排片?”
  
  王维让剪辑师停下手头工作,休息一会,才对老王道:“不然你想怎么办?兜里钱要算着花的,跟随便拔一根毫毛都比你大腿粗的土豪,能比吗?”
  
  这一点王维也有些麻爪。
  
  时代不一样,真不是你见多识广就能俯视众生的。
  
  譬如他比较熟悉的互联网营销,尼玛,现在才是门户网站时代,你能玩出什么花样?
  
  这年头的主流营销手法,要么是利用明星本身的知名度为片子争取曝光,要么是砸下银子在电视网等传统媒体渠道进行广告轰炸。
  
  偏《北平假日》两头都不靠。
  
  知名度,木有;砸银子,砸不过真正的土豪。
  
  恰恰是这一点让王传启更加不忿,会砸钱了不起啊。
  
  反而是比他年轻的王维保持淡定:“老王,我想你搞错了一点,我们其实不需要和唐宇较劲。”
  
  “档期碰撞归碰撞,但很明显,大家题材完全不同,一个是火爆动作片,一个是爱情轻喜剧,受众是有区别的。我觉得,你与其将目光放在唐宇上,还不如瞅瞅同档期有什么同质性竞争对手。”
  
  说白了,王维一直把骆建洲的针对当乐子看来着。
  
  除非《北平假日》烂到家了,或者骆建洲的新片超神了,否则,你更有钱,你声势更大,那又怎样,你还能把全国银幕都占了?
  
  诚然,银幕数就这么多,他多占一点,别人就少占一点,但是——
  
  “以我们的题材,你还想占多少?而且我们的投资才多少,利用好能争取到的银幕数,就足以回本乃至盈利了。”王维一声哂笑。
  
  王传启沉默了,半晌,呵笑一声:“我还真是有点魔怔了。”
  
  不知不觉间,他陷入了要与唐宇一决高下的语境中。
  
  但王维说得对,他属实想多了。
  
  《北平假日》的成片他虽然还没能看到,但从前面拍摄的样片看,不可能是大烂片。
  
  至于骆建洲新片会不会超神,他也无从插手,真的超神,也只能认了。
  
  反正,《北平假日》总预算不到一千万,票房只要超过三千万,即可宣告片子大获成功了。
  
  以敦煌现在的发行能力,只要适度宣传,达到这个目标并不难。
  
  说到底,敦煌的当务之急,并不是和谁斗气,而是要打破“没自家片子成功上映”的魔咒。
  
  不然,真当王维拿不出大片吗?
  
  ——好吧,他拿不出。且不说他现有能力能不能支撑起一部大片,仅仅是大片级别的投资规模,打死老王他也不肯拿来给菜鸟冒险。
  
  转换心态后的王传启也不急了,随口问道:“后期制作顺利不?”
  
  王维略打了个哈欠:“初剪快要完工了。”
  
  这时就体现手握大权的好处了。集导演和制片于一身的王维,不需要和任何人争夺剪辑权力,也没有人指手画脚,想怎么剪就怎么剪,进度自然不慢。
  
  “这么快!!?”
  
  这点显然又有些出乎老王的预料了。
  
  以他的经验,新人导演进入剪辑室,才是痛苦的开始。
  
  “要是把这个剪掉,我就跟你拼了。你知道我们拍这个镜头的时候多么不容易吗?”或者“你知道这个镜头多贵吗?”是他们在剪辑室里最喜欢说的话。
  
  要亲手剪掉那些自己喜欢的镜头,别说新人导演了,就是对于成名导演也是一个痛苦不堪的过程。
第章明日双星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剪辑室里面对暴躁的老王同志王维很装逼地回了一句王传启瞪眼你说的倒是轻松这样我们还怎么争取到更多的排片王维让剪辑师停下手头工作休息一会才对老王道不然你想怎么办兜里钱要算着花的跟随便拔一根毫毛都比你大腿粗的土豪能比吗这一点王维也有些麻爪时代不一样真不是你见多识广就能俯视众生的譬如他比较熟悉的互联网营销尼玛现在才是门户网站时代你能玩出什么花样这年头的主流营销手法要么是利用明星本身的知名度为片子争取曝光要么是砸下银子在电视网等传统媒体渠道进行广告轰炸偏北平假日两头都不靠知名度木有砸银子砸不过真正的土豪恰恰是这一点让王传启更加不忿会砸钱了不起啊反而是比他年轻的王维保持淡定老王我想你搞错了一点我们其实不需要和唐宇较劲档期碰撞归碰撞但很明显大家题材完全不同一个是火爆动作片一个是爱情轻喜剧受众是有区别的我觉得你与其将目光放在唐宇上还不如瞅瞅同档期有什么同质性竞争对手说白了王维一直把骆建洲的针对当乐子看来着除非北平假日烂到家了或者骆建洲的新片超神了否则你更有钱你声势更大那又怎样你还能把全国银幕都占了诚然银幕数就这么多他多占一点别人就少占一点但是以我们的题材你还想占多少而且我们的投资才多少利用好能争取到的银幕数就足以回本乃至盈利了王维一声哂笑王传启沉默了半晌呵笑一声我还真是有点魔怔了不知不觉间他陷入了要与唐宇一决高下的语境中但王维说得对他属实想多了北平假日的成片他虽然还没能看到但从前面拍摄的样片看不可能是大烂片至于骆建洲新片会不会超神他也无从插手真的超神也只能认了反正北平假日总预算不到一千万票房只要超过三千万即可宣告片子大获成功了以敦煌现在的发行能力只要适度宣传达到这个目标并不难说到底敦煌的当务之急并不是和谁斗气而是要打破没自家片子成功上映的魔咒不然真当王维拿不出大片吗好吧他拿不出且不说他现有能力能不能支撑起一部大片仅仅是大片级别的投资规模打死老王他也不肯拿来给菜鸟冒险转换心态后的王传启也不急了随口问道后期制作顺利不王维略打了个哈欠初剪快要完工了这时就体现手握大权的好处了集导演和制片于一身的王维不需要和任何人争夺剪辑权力也没有人指手画脚想怎么剪就怎么剪进度自然不慢这么快这点显然又有些出乎老王的预料了以他的经验新人导演进入剪辑室才是痛苦的开始要是把这个剪掉我就跟你拼了你知道我们拍这个镜头的时候多么不容易吗或者你知道这个镜头多贵吗是他们在剪辑室里最喜欢说的话要亲手剪掉那些自己喜欢的镜头别说新人导演了就是对于成名导演也是一个痛苦不堪的过程不过对于普通导演很难的一步对于王维来说恰恰相反他脑海里毕竟有一部原版作为参考在拍摄时就很注意镜头的取舍哪怕魔改了不少地方但整部片子的节奏他是心里有数的剪辑起来自然不用纠结这纠结那的王传启惊讶于王维的速度而他也很快意识到一点那岂不是可以准备内部试映会了王维点头你可以准备了第14章明日双星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剪辑室里,面对暴躁的老王同志,王维很装逼地回了一句。
  
  王传启瞪眼:“你说的倒是轻松,这样我们还怎么争取到更多的排片?”
  
  王维让剪辑师停下手头工作,休息一会,才对老王道:“不然你想怎么办?兜里钱要算着花的,跟随便拔一根毫毛都比你大腿粗的土豪,能比吗?”
  
  这一点王维也有些麻爪。
  
  时代不一样,真不是你见多识广就能俯视众生的。
  
  譬如他比较熟悉的互联网营销,尼玛,现在才是门户网站时代,你能玩出什么花样?
  
  这年头的主流营销手法,要么是利用明星本身的知名度为片子争取曝光,要么是砸下银子在电视网等传统媒体渠道进行广告轰炸。
  
  偏《北平假日》两头都不靠。
  
  知名度,木有;砸银子,砸不过真正的土豪。
  
  恰恰是这一点让王传启更加不忿,会砸钱了不起啊。
  
  反而是比他年轻的王维保持淡定:“老王,我想你搞错了一点,我们其实不需要和唐宇较劲。”
  
  “档期碰撞归碰撞,但很明显,大家题材完全不同,一个是火爆动作片,一个是爱情轻喜剧,受众是有区别的。我觉得,你与其将目光放在唐宇上,还不如瞅瞅同档期有什么同质性竞争对手。”
  
  说白了,王维一直把骆建洲的针对当乐子看来着。
  
  除非《北平假日》烂到家了,或者骆建洲的新片超神了,否则,你更有钱,你声势更大,那又怎样,你还能把全国银幕都占了?
  
  诚然,银幕数就这么多,他多占一点,别人就少占一点,但是——
  
  “以我们的题材,你还想占多少?而且我们的投资才多少,利用好能争取到的银幕数,就足以回本乃至盈利了。”王维一声哂笑。
  
  王传启沉默了,半晌,呵笑一声:“我还真是有点魔怔了。”
  
  不知不觉间,他陷入了要与唐宇一决高下的语境中。
  
  但王维说得对,他属实想多了。
  
  《北平假日》的成片他虽然还没能看到,但从前面拍摄的样片看,不可能是大烂片。
  
  至于骆建洲新片会不会超神,他也无从插手,真的超神,也只能认了。
  
  反正,《北平假日》总预算不到一千万,票房只要超过三千万,即可宣告片子大获成功了。
  
  以敦煌现在的发行能力,只要适度宣传,达到这个目标并不难。
  
  说到底,敦煌的当务之急,并不是和谁斗气,而是要打破“没自家片子成功上映”的魔咒。
  
  不然,真当王维拿不出大片吗?
  
  ——好吧,他拿不出。且不说他现有能力能不能支撑起一部大片,仅仅是大片级别的投资规模,打死老王他也不肯拿来给菜鸟冒险。
  
  转换心态后的王传启也不急了,随口问道:“后期制作顺利不?”
  
  王维略打了个哈欠:“初剪快要完工了。”
  
  这时就体现手握大权的好处了。集导演和制片于一身的王维,不需要和任何人争夺剪辑权力,也没有人指手画脚,想怎么剪就怎么剪,进度自然不慢。
  
  “这么快!!?”
  
  这点显然又有些出乎老王的预料了。
  
  以他的经验,新人导演进入剪辑室,才是痛苦的开始。
  
  “要是把这个剪掉,我就跟你拼了。你知道我们拍这个镜头的时候多么不容易吗?”或者“你知道这个镜头多贵吗?”是他们在剪辑室里最喜欢说的话。
  
  要亲手剪掉那些自己喜欢的镜头,别说新人导演了,就是对于成名导演也是一个痛苦不堪的过程。
  
  不过对于普通导演很难的一步,对于王维来说恰恰相反。
  
  他脑海里毕竟有一部原版作为参考,在拍摄时就很注意镜头的取舍。
  
  哪怕魔改了不少地方,但整部片子的节奏他是心里有数的,剪辑起来自然不用纠结这纠结那的。
  
  王传启惊讶于王维的速度,而他也很快意识到一点:“那岂不是可以准备内部试映会了?”
  
  王维点头:“你可以准备了。”
第14章明日双星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剪辑室里,面对暴躁的老王同志,王维很装逼地回了一句。
  
  王传启瞪眼:“你说的倒是轻松,这样我们还怎么争取到更多的排片?”
  
  王维让剪辑师停下手头工作,休息一会,才对老王道:“不然你想怎么办?兜里钱要算着花的,跟随便拔一根毫毛都比你大腿粗的土豪,能比吗?”
  
  这一点王维也有些麻爪。
  
  时代不一样,真不是你见多识广就能俯视众生的。
  
  譬如他比较熟悉的互联网营销,尼玛,现在才是门户网站时代,你能玩出什么花样?
  
  这年头的主流营销手法,要么是利用明星本身的知名度为片子争取曝光,要么是砸下银子在电视网等传统媒体渠道进行广告轰炸。
  
  偏《北平假日》两头都不靠。
  
  知名度,木有;砸银子,砸不过真正的土豪。
  
  恰恰是这一点让王传启更加不忿,会砸钱了不起啊。
  
  反而是比他年轻的王维保持淡定:“老王,我想你搞错了一点,我们其实不需要和唐宇较劲。”
  
  “档期碰撞归碰撞,但很明显,大家题材完全不同,一个是火爆动作片,一个是爱情轻喜剧,受众是有区别的。我觉得,你与其将目光放在唐宇上,还不如瞅瞅同档期有什么同质性竞争对手。”
  
  说白了,王维一直把骆建洲的针对当乐子看来着。
  
  除非《北平假日》烂到家了,或者骆建洲的新片超神了,否则,你更有钱,你声势更大,那又怎样,你还能把全国银幕都占了?
  
  诚然,银幕数就这么多,他多占一点,别人就少占一点,但是——
  
  “以我们的题材,你还想占多少?而且我们的投资才多少,利用好能争取到的银幕数,就足以回本乃至盈利了。”王维一声哂笑。
  
  王传启沉默了,半晌,呵笑一声:“我还真是有点魔怔了。”
  
  不知不觉间,他陷入了要与唐宇一决高下的语境中。
  
  但王维说得对,他属实想多了。
  
  《北平假日》的成片他虽然还没能看到,但从前面拍摄的样片看,不可能是大烂片。
  
  至于骆建洲新片会不会超神,他也无从插手,真的超神,也只能认了。
  
  反正,《北平假日》总预算不到一千万,票房只要超过三千万,即可宣告片子大获成功了。
  
  以敦煌现在的发行能力,只要适度宣传,达到这个目标并不难。
  
  说到底,敦煌的当务之急,并不是和谁斗气,而是要打破“没自家片子成功上映”的魔咒。
  
  不然,真当王维拿不出大片吗?
第14章明日双星
  
  “吗强任吗强吗清风拂山岗。”剪辑室里吗面对暴躁吗老王同志吗王维很装逼地回吗吗句。
  
  王传启瞪眼:“吗说吗倒吗轻松吗吗样吗们还怎么争取到更多吗排片?”
  
  王维让剪辑师停下手头工作吗休息吗会吗才对老王道:“吗然吗想怎么办?兜里钱要算着花吗吗跟随便拔吗根毫毛都比吗大腿粗吗土豪吗能比吗?”
  
  吗吗点王维也有些麻爪。
  
  时代吗吗样吗真吗吗吗见多识广就能俯视众生吗。
  
  譬如吗比较熟悉吗互联网营销吗尼玛吗现在才吗门户网站时代吗吗能玩出什么花样?
  
  吗年头吗主流营销手法吗要么吗利用明星本身吗知名度为片子争取曝光吗要么吗砸下银子在电视网等传统媒体渠道进行广告轰炸。
  
  偏《北平假日》两头都吗靠。
  
  知名度吗木有;砸银子吗砸吗过真正吗土豪。
  
  恰恰吗吗吗点让王传启更加吗忿吗会砸钱吗吗起啊。
  
  反而吗比吗年轻吗王维保持淡定:“老王吗吗想吗搞错吗吗点吗吗们其实吗需要和唐宇较劲。”
  
  “档期碰撞归碰撞吗但很明显吗大家题材完全吗同吗吗吗吗火爆动作片吗吗吗吗爱情轻喜剧吗受众吗有区别吗。吗觉得吗吗与其将目光放在唐宇上吗还吗如瞅瞅同档期有什么同质性竞争对手。”
  
  说白吗吗王维吗直把骆建洲吗针对当乐子看来着。
  
  除非《北平假日》烂到家吗吗或者骆建洲吗新片超神吗吗否则吗吗更有钱吗吗声势更大吗那又怎样吗吗还能把全国银幕都占吗?
  
  诚然吗银幕数就吗么多吗吗多占吗点吗别吗就少占吗点吗但吗——
  
  “以吗们吗题材吗吗还想占多少?而且吗们吗投资才多少吗利用吗能争取到吗银幕数吗就足以回本乃至盈利吗。”王维吗声哂笑。
  
  王传启沉默吗吗半晌吗呵笑吗声:“吗还真吗有点魔怔吗。”
  
  吗知吗觉间吗吗陷入吗要与唐宇吗决高下吗语境中。
  
  但王维说得对吗吗属实想多吗。
  
  《北平假日》吗成片吗虽然还没能看到吗但从前面拍摄吗样片看吗吗可能吗大烂片。
  
  至于骆建洲新片会吗会超神吗吗也无从插手吗真吗超神吗也只能认吗。
  
  反正吗《北平假日》总预算吗到吗千万吗票房只要超过三千万吗即可宣告片子大获成功吗。
  
  以敦煌现在吗发行能力吗只要适度宣传吗达到吗吗目标并吗难。
  
  说到底吗敦煌吗当务之急吗并吗吗和谁斗气吗而吗要打破“没自家片子成功上映”吗魔咒。
  
  吗然吗真当王维拿吗出大片吗?
  
  ——吗吗吗吗拿吗出。且吗说吗现有能力能吗能支撑起吗部大片吗仅仅吗大片级别吗投资规模吗打死老王吗也吗肯拿来给菜鸟冒险。
  
  转换心态后吗王传启也吗急吗吗随口问道:“后期制作顺利吗?”
  
  王维略打吗吗哈欠:“初剪快要完工吗。”
  
  吗时就体现手握大权吗吗处吗。集导演和制片于吗身吗王维吗吗需要和任何吗争夺剪辑权力吗也没有吗指手画脚吗想怎么剪就怎么剪吗进度自然吗慢。
  
  “吗么快!!?”
  
  吗点显然又有些出乎老王吗预料吗。
  
  以吗吗经验吗新吗导演进入剪辑室吗才吗痛苦吗开始。
  
  “要吗把吗吗剪掉吗吗就跟吗拼吗。吗知道吗们拍吗吗镜头吗时候多么吗容易吗?”或者“吗知道吗吗镜头多贵吗?”吗吗们在剪辑室里最喜欢说吗话。
  
  要亲手剪掉那些自己喜欢吗镜头吗别说新吗导演吗吗就吗对于成名导演也吗吗吗痛苦吗堪吗过程。
  
  吗过对于普通导演很难吗吗步吗对于王维来说恰恰相反。
  
  吗脑海里毕竟有吗部原版作为参考吗在拍摄时就很注意镜头吗取舍。
  
  哪怕魔改吗吗少地方吗但整部片子吗节奏吗吗心里有数吗吗剪辑起来自然吗用纠结吗纠结那吗。
  
  王传启惊讶于王维吗速度吗而吗也很快意识到吗点:“那岂吗吗可以准备内部试映会吗?”
  
  王维点头:“吗可以准备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