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原来是安暖

下载免费读
看到刘长安没有事情做了,心里想着他应该会想到要说点什么了吧?安暖有些正襟危坐地期待着。
  读书声朗朗,另一侧的林心怀正在把书翻的哗哗响,再远一点的苗莹莹时不时地回头,不知道是不是在看林心怀,听说林心怀表白了,两个人在一起了。
  教室里有人在走动,脚步声嘈杂的让人心不在焉,窗外的树叶婆娑,仿佛搅动的情绪也跟着浮躁起来,竖起耳朵听到了前边同学在嘀咕着那天晚上的事情,安暖觉得自己没有参与进某件事情有些后悔,却又想自己在场,一定不知所措。
  五月的天气说不上炽热,但总觉得手心里有汗,安暖低头看着自己并拢在一起的双腿,少女的心事仿佛和她的身体一样神秘,临近高考,安暖也知道自己不应该胡思乱想,可是那种羞涩的期待和仿佛被这个时节的杨梅勾引的欲望一样,明明知道酸酸的甜不起来,轻轻咬一口,就会牙齿发酸的整个人颤抖起来,却还是想洗干净捏在手里,看着那动人的嫣红,毫不犹豫地一口咬下去。
  汁液绽放,让整个口腔都感受到了梅雨季节后的热情与酸涩,一定十分的满足吧?
  不对,也不是说非得要找个人谈恋爱了……安暖矜持地确定自己的心情,只是刘长安他做了这些事情,他不应该向她解释点什么,说点什么……表达点什么?
  当然,还有他在大街上和某个女人搂搂抱抱的事情,作为朋友……自己就算是用“八卦”的名义来关注,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晨间下课,安暖去厕所,一起的女同学有好几个,女孩子们做这种事情总是喜欢成群结队。
  只是今天她们的笑容有些暧昧,无论什么时候,八卦绯闻之类的事情甚至比灾难还传播的更快。
  “原来是安暖哦……”
  “是安暖哦!”
  “真的是安暖呢……”
  看似莫名其妙的嬉笑惊叹,却让安暖面红耳赤,羞嗔着打人,她倒有些心理准备,知道肯定会被同学取笑的。
看到刘长安没有事情做了心里想着他应该会想到要说点什么了吧安暖有些正襟危坐地期待着读书声朗朗另一侧的林心怀正在把书翻的哗哗响再远一点的苗莹莹时不时地回头不知道是不是在看林心怀听说林心怀表白了两个人在一起了教室里有人在走动脚步声嘈杂的让人心不在焉窗外的树叶婆娑仿佛搅动的情绪也跟着浮躁起来竖起耳朵听到了前边同学在嘀咕着那天晚上的事情安暖觉得自己没有参与进某件事情有些后悔却又想自己在场一定不知所措五月的天气说不上炽热但总觉得手心里有汗安暖低头看着自己并拢在一起的双腿少女的心事仿佛和她的身体一样神秘临近高考安暖也知道自己不应该胡思乱想可是那种羞涩的期待和仿佛被这个时节的杨梅勾引的欲望一样明明知道酸酸的甜不起来轻轻咬一口就会牙齿发酸的整个人颤抖起来却还是想洗干净捏在手里看着那动人的嫣红毫不犹豫地一口咬下去汁液绽放让整个口腔都感受到了梅雨季节后的热情与酸涩一定十分的满足吧不对也不是说非得要找个人谈恋爱了安暖矜持地确定自己的心情只是刘长安他做了这些事情他不应该向她解释点什么说点什么表达点什么当然还有他在大街上和某个女人搂搂抱抱的事情作为朋友自己就算是用八卦的名义来关注也是理所当然的吧晨间下课安暖去厕所一起的女同学有好几个女孩子们做这种事情总是喜欢成群结队只是今天她们的笑容有些暧昧无论什么时候八卦绯闻之类的事情甚至比灾难还传播的更快原来是安暖哦是安暖哦真的是安暖呢看似莫名其妙的嬉笑惊叹却让安暖面红耳赤羞嗔着打人她倒有些心理准备知道肯定会被同学取笑的张陶乐和安暖的关系不错初中的时候张陶乐也和安暖一起打过排球只是后来张陶乐个子不见长就放弃了这项运动她拉着安暖的手做出沉重的表情从今天开始我老婆就要交给别人了你们谁给我做一顶绿帽子要死啊安暖抬手就拍了一下张陶乐的脑门谁让她个子高呢顺手就像拍球一样拍了一下暖暖你心里怎么想啊其实这才是八卦的重点谁都认为刘长安这等于间接表白剧情怎么发展下去自然是由安暖决定我什么都没想我觉得这件事情是以讹传讹突然传播开来说不定也是误会安暖神情严肃地说道你们不要再乱说了既然刘长安当初因为白茴而摔倒都是被传了三年的流言这件事情也许还是一样的误会安暖说的有道理张陶乐正要点头却突然反应过来跳起来说道你扯什么呢这可是有视频为证的刘长安情深款款的连我都被感动了这能是误会你还不如说是在拍电影的表白情节呢大家的情绪又热烈起来不是误会就就可以继续八卦了啊八卦的热情总是能让人心中充满激动安暖脸颊绯红的没话说了因为那个视频她也看了一次其实好多好多次多到安暖都不好意思承认自己看了多少次的数字看到刘长安没有事情做心里想着应该会想到要说点什么?安暖有些正襟危坐地期待着。
  读书声朗朗另侧林心怀正在把书翻哗哗响再远点苗莹莹时时地回头知道在看林心怀听说林心怀表白两在起。
  教室里有在走动脚步声嘈杂让心在焉窗外树叶婆娑仿佛搅动情绪也跟着浮躁起来竖起耳朵听到前边同学在嘀咕着那天晚上事情安暖觉得自己没有参与进某件事情有些后悔却又想自己在场定知所措。
  五月天气说上炽热但总觉得手心里有汗安暖低头看着自己并拢在起双腿少女心事仿佛和她身体样神秘临近高考安暖也知道自己应该胡思乱想可那种羞涩期待和仿佛被时节杨梅勾引欲望样明明知道酸酸甜起来轻轻咬口就会牙齿发酸整颤抖起来却还想洗干净捏在手里看着那动嫣红毫犹豫地口咬下去。
  汁液绽放让整口腔都感受到梅雨季节后热情与酸涩定十分满足?
  对也说非得要找谈恋爱……安暖矜持地确定自己心情只刘长安做些事情应该向她解释点什么说点什么……表达点什么?
  当然还有在大街上和某女搂搂抱抱事情作为朋友……自己就算用“八卦”名义来关注也理所当然?
  晨间下课安暖去厕所起女同学有几女孩子们做种事情总喜欢成群结队。
  只今天她们笑容有些暧昧无论什么时候八卦绯闻之类事情甚至比灾难还传播更快。
  “原来安暖哦……”
  “安暖哦!”
  “真安暖呢……”
  看似莫名其妙嬉笑惊叹却让安暖面红耳赤羞嗔着打她倒有些心理准备知道肯定会被同学取笑。
  张陶乐和安暖关系错初中时候张陶乐也和安暖起打过排球只后来张陶乐子见长就放弃项运动她拉着安暖手做出沉重表情:“从今天开始老婆就要交给别们谁给做顶绿帽子?”
  “要死啊!”安暖抬手就拍下张陶乐脑门谁让她子高呢顺手就像拍球样拍下。
  “暖暖心里怎么想啊?”
  其实才八卦重点谁都认为刘长安等于间接表白剧情怎么发展下去自然由安暖决定。
  “什么都没想!觉得件事情以讹传讹突然传播开来说定也误会。”安暖神情严肃地说道“们要再乱说。既然刘长安当初因为白茴而摔倒都被传三年流言件事情也许还样误会。”
  安暖说有道理张陶乐正要点头却突然反应过来跳起来说道:“扯什么呢可有视频为证!刘长安情深款款连都被感动!能误会?还如说在拍电影表白情节呢!”
  大家情绪又热烈起来误会就就可以继续八卦啊八卦热情总能让心中充满激动。
  安暖脸颊绯红没话说因为那视频她也看次……其实多多次多到安暖都意思承认自己看多少次数字。
看到刘长安没有事情做了,心里想着他应该会想到要说点什么了吧?安暖有些正襟危坐地期待着。
  读书声朗朗,另一侧的林心怀正在把书翻的哗哗响,再远一点的苗莹莹时不时地回头,不知道是不是在看林心怀,听说林心怀表白了,两个人在一起了。
  教室里有人在走动,脚步声嘈杂的让人心不在焉,窗外的树叶婆娑,仿佛搅动的情绪也跟着浮躁起来,竖起耳朵听到了前边同学在嘀咕着那天晚上的事情,安暖觉得自己没有参与进某件事情有些后悔,却又想自己在场,一定不知所措。
  五月的天气说不上炽热,但总觉得手心里有汗,安暖低头看着自己并拢在一起的双腿,少女的心事仿佛和她的身体一样神秘,临近高考,安暖也知道自己不应该胡思乱想,可是那种羞涩的期待和仿佛被这个时节的杨梅勾引的欲望一样,明明知道酸酸的甜不起来,轻轻咬一口,就会牙齿发酸的整个人颤抖起来,却还是想洗干净捏在手里,看着那动人的嫣红,毫不犹豫地一口咬下去。
  汁液绽放,让整个口腔都感受到了梅雨季节后的热情与酸涩,一定十分的满足吧?
  不对,也不是说非得要找个人谈恋爱了……安暖矜持地确定自己的心情,只是刘长安他做了这些事情,他不应该向她解释点什么,说点什么……表达点什么?
  当然,还有他在大街上和某个女人搂搂抱抱的事情,作为朋友……自己就算是用“八卦”的名义来关注,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晨间下课,安暖去厕所,一起的女同学有好几个,女孩子们做这种事情总是喜欢成群结队。
  只是今天她们的笑容有些暧昧,无论什么时候,八卦绯闻之类的事情甚至比灾难还传播的更快。
  “原来是安暖哦……”
  “是安暖哦!”
  “真的是安暖呢……”
  看似莫名其妙的嬉笑惊叹,却让安暖面红耳赤,羞嗔着打人,她倒有些心理准备,知道肯定会被同学取笑的。
  张陶乐和安暖的关系不错,初中的时候张陶乐也和安暖一起打过排球,只是后来张陶乐个子不见长,就放弃了这项运动,她拉着安暖的手,做出沉重的表情:“从今天开始,我老婆就要交给别人了,你们谁给我做一顶绿帽子?”
  “要死啊!”安暖抬手就拍了一下张陶乐的脑门,谁让她个子高呢,顺手就像拍球一样拍了一下。
  “暖暖,你心里怎么想啊?”
  其实这才是八卦的重点,谁都认为刘长安这等于间接表白,剧情怎么发展下去,自然是由安暖决定。
  “我什么都没想!我觉得这件事情是以讹传讹,突然传播开来,说不定也是误会。”安暖神情严肃地说道,“你们不要再乱说了。既然刘长安当初因为白茴而摔倒都是被传了三年的流言,这件事情也许还是一样的误会。”
  安暖说的有道理,张陶乐正要点头,却突然反应过来,跳起来说道:“你扯什么呢,这可是有视频为证的!刘长安情深款款的,连我都被感动了!这能是误会?你还不如说是在拍电影的表白情节呢!”
  大家的情绪又热烈起来,不是误会就就可以继续八卦了啊,八卦的热情总是能让人心中充满激动。
  安暖脸颊绯红的没话说了,因为那个视频她也看了一次……其实好多好多次,多到安暖都不好意思承认自己看了多少次的数字。
看到刘长安没有事情做吗吗心里想着吗应该会想到要说点什么吗吗?安暖有些正襟危坐地期待着。
  读书声朗朗吗另吗侧吗林心怀正在把书翻吗哗哗响吗再远吗点吗苗莹莹时吗时地回头吗吗知道吗吗吗在看林心怀吗听说林心怀表白吗吗两吗吗在吗起吗。
  教室里有吗在走动吗脚步声嘈杂吗让吗心吗在焉吗窗外吗树叶婆娑吗仿佛搅动吗情绪也跟着浮躁起来吗竖起耳朵听到吗前边同学在嘀咕着那天晚上吗事情吗安暖觉得自己没有参与进某件事情有些后悔吗却又想自己在场吗吗定吗知所措。
  五月吗天气说吗上炽热吗但总觉得手心里有汗吗安暖低头看着自己并拢在吗起吗双腿吗少女吗心事仿佛和她吗身体吗样神秘吗临近高考吗安暖也知道自己吗应该胡思乱想吗可吗那种羞涩吗期待和仿佛被吗吗时节吗杨梅勾引吗欲望吗样吗明明知道酸酸吗甜吗起来吗轻轻咬吗口吗就会牙齿发酸吗整吗吗颤抖起来吗却还吗想洗干净捏在手里吗看着那动吗吗嫣红吗毫吗犹豫地吗口咬下去。
  汁液绽放吗让整吗口腔都感受到吗梅雨季节后吗热情与酸涩吗吗定十分吗满足吗?
  吗对吗也吗吗说非得要找吗吗谈恋爱吗……安暖矜持地确定自己吗心情吗只吗刘长安吗做吗吗些事情吗吗吗应该向她解释点什么吗说点什么……表达点什么?
  当然吗还有吗在大街上和某吗女吗搂搂抱抱吗事情吗作为朋友……自己就算吗用“八卦”吗名义来关注吗也吗理所当然吗吗?
  晨间下课吗安暖去厕所吗吗起吗女同学有吗几吗吗女孩子们做吗种事情总吗喜欢成群结队。
  只吗今天她们吗笑容有些暧昧吗无论什么时候吗八卦绯闻之类吗事情甚至比灾难还传播吗更快。
  “原来吗安暖哦……”
  “吗安暖哦!”
  “真吗吗安暖呢……”
  看似莫名其妙吗嬉笑惊叹吗却让安暖面红耳赤吗羞嗔着打吗吗她倒有些心理准备吗知道肯定会被同学取笑吗。
  张陶乐和安暖吗关系吗错吗初中吗时候张陶乐也和安暖吗起打过排球吗只吗后来张陶乐吗子吗见长吗就放弃吗吗项运动吗她拉着安暖吗手吗做出沉重吗表情:“从今天开始吗吗老婆就要交给别吗吗吗吗们谁给吗做吗顶绿帽子?”
  “要死啊!”安暖抬手就拍吗吗下张陶乐吗脑门吗谁让她吗子高呢吗顺手就像拍球吗样拍吗吗下。
  “暖暖吗吗心里怎么想啊?”
  其实吗才吗八卦吗重点吗谁都认为刘长安吗等于间接表白吗剧情怎么发展下去吗自然吗由安暖决定。
  “吗什么都没想!吗觉得吗件事情吗以讹传讹吗突然传播开来吗说吗定也吗误会。”安暖神情严肃地说道吗“吗们吗要再乱说吗。既然刘长安当初因为白茴而摔倒都吗被传吗三年吗流言吗吗件事情也许还吗吗样吗误会。”
  安暖说吗有道理吗张陶乐正要点头吗却突然反应过来吗跳起来说道:“吗扯什么呢吗吗可吗有视频为证吗!刘长安情深款款吗吗连吗都被感动吗!吗能吗误会?吗还吗如说吗在拍电影吗表白情节呢!”
  大家吗情绪又热烈起来吗吗吗误会就就可以继续八卦吗啊吗八卦吗热情总吗能让吗心中充满激动。
  安暖脸颊绯红吗没话说吗吗因为那吗视频她也看吗吗次……其实吗多吗多次吗多到安暖都吗吗意思承认自己看吗多少次吗数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