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虎威吐神锋

下载免费读
在遇上灵箫之前,赵黍便已修炼吐纳之术多年。怀英馆或许不如东胜都崇玄馆那般高人辈出,可当代怀英馆首座张端景,也是一位闻名遐迩的炼气士。
  赵黍祖父与张端景乃是故交,因此在吐纳炼气一途上,他得到不少指点,除了身轻体健之外,尤其劲足善奔,背着竹箧还能健步如飞。
  “搞什么鬼!历山里面居然藏了这么一棵妖藤!朱先生难道连保护洞府的手段都没有吗?”赵黍在心里大骂。
  “你就这样跑了?”灵箫问道。
  “不跑还能怎样?”赵黍有些气急败坏:“那棵妖藤你又不是没看见!他占据了岩泉洞,吞吸山中气机滋养自身,已然成了气候,我跟他斗法就是嫌活得不耐烦了!”
  “你阅历浅薄。”灵箫提醒说:“草木精怪不似凡人禽兽,即便成了气候,其原身想要移动他处依旧困难。”
  赵黍顿时明白过来:“朱先生长居岩泉洞,这里肯定不是妖藤最初扎根之地,它是刚刚移动过来的!”
  灵箫言道:“草木移根,尚且有枯萎之虞,何况贪嗜气血的妖藤?”
  “所以你觉得妖藤眼下正是衰弱之时?”赵黍又摇头:“不行,刚才试探了一下,这样正面硬拼,妖藤占据历山地利,我毫无胜算!仓促之际我准备不足,难以应付。”
  灵箫的语气有几分不悦:“逢战便怯,未来如何担当?”
  “上仙!能不能考虑一下我这个微末之辈、粪土小兆的处境啊!”赵黍无奈道:“我没有斩勘妖邪的仙家法力,要是我冲上去,被妖藤捅个对穿,像朱先生那样被当成提线木偶,可就没人带你回真元玉府啦!”
  灵箫这下不说话了,也不知是被赵黍说服,还是懒得跟他纠扯。
  至于赵黍,他首先不是那种面对凶险也要拔剑奋起的性格,其次,他也不喜欢在毫无把握的情况下动手。眼下对妖藤所知甚少,万一出了什么意外,他在历山之中连后援都没有!
  张端景教导赵黍,讲究术法手段繁多,对付不同敌人各有克制策略,而不是要一人一剑逞匹夫之勇。
  赵黍还在狂奔,岩泉洞方向忽然有一阵气机激荡,如同无形波涛蔓延历山,随即山林之中有此起彼伏的狼嚎声作为回应。
  “早就听说过,山中草木精怪能够引弄禽兽、充作眷属。”赵黍手提青玄笔,在左手掌心画了一道气禁符。
  符刚画好,后方腥风袭来,赵黍头也不回,左手掌心朝后,低喝一声:“定!”
  一头野狼还没扑上赵黍,身形僵如木石,倒地不起。
  赵黍根本没有多花功夫去看,他能听见树林中枝叶被踩踏的声响,山中狼群都被妖藤号令起来,现在逃跑是第一要务!
  而在林木之间,赵黍偶然看见身形佝偻、衣衫破碎的戴家少爷,此刻他双眼幽绿,嘴鼻突出、毛发旺盛,已经有明显的野兽表征,精怪邪气恐怕已深入骨髓。
  “定、定……定!”
  接连断喝,赵黍将前赴后继的狼群逐一定住,身后留下一地僵如木石的野狼,动弹不得。
  这气禁符是怀英馆从气禁之法推演创制而来。古代气禁之法也需要吐纳炼气为根基,修习有成之人,可以出入水火而不濡不焚,与病人同居而不染疫气,同样能禁伏虎豹蛇虫、山精水怪,乃至于禁伏方圆数十里,是古时炼气修真之辈防身御劫的术法手段。
  只不过气禁之法需要高深精妙的炼气修为,寻常术法之士远不能及。气禁符则是借符咒之力,调摄体内真气,每次所能禁伏也不过寥寥一人,便于施展的同时也节省真气。
  然而面对群狼接连不断袭扰,赵黍也感觉体内真气循行有一丝滞碍,这样打下去对他极为不利。
  仿佛看出赵黍真气不继,在远处旁观的戴家少爷像是获得命令,咧嘴低吼一声,朝着赵黍直奔而来。
  “没完了是吧?!”
  赵黍自然看得清楚,他朝着青玄笔吐出一缕真气,瞬书作符,口诵法咒:
  “虎变神威,摄制万邪!”
  笔锋白芒吐露,一声震撼山林的虎啸传出,戴家少爷迎面撞上虎啸白芒,浑身衣衫碎成漫天丝缕,整个身子被掀飞出去。
  虎啸声顿时震慑住在场群狼,赵黍抓准时机,拔腿飞奔,很快便冲出山林边缘,不见狼群追来。
  烈日高悬,赵黍两手撑着膝盖,不停喘息,还时不时望向历山。
  “《神虎隐文》乃制邪妙法,专门克制精怪鬼祟,锋芒威盛,是我依照白额公真形气韵所创。”灵箫的清冷声音响起:“然而想顺畅施展此法,起码要调熟五藏真气,汇入关元。像你这样强行催发,对修炼无益。”
  “我这是保命啊!”赵黍仔细将气息调匀。频繁强催真气施展术法,可能会给腑脏经络留下难以调治的伤害,有损修炼根基乃至生机寿元。
  “戴家少爷的状况比我预想还要糟糕,硬吃一记虎威吐锋咒,居然还不能驱散附体精怪,难道我的修为浅薄到这种程度?戴家少爷变成这个模样还不到一天啊,这就比我厉害了?”赵黍有些犯难了,刚才施展的术法,算是他如今压箱底的手段。
  “恐怕这回不是精怪附体。”灵箫说道。
  “哦?”赵黍念头一转:“难道是妖变?”
  “此言何意?”这算是灵箫罕见的疑惑。
  赵黍给她解释说:“五国大战的时候,各国都穷尽手段。其中西方瑶池国多神鸟,为了培养一支强大军旅,瑶池国将神鸟灵血注入凡人体内,试图能培育出具备神鸟法力的战士。”
  “瑶池国?是瑶池龟山仙母所开之国吗?”灵箫问道。
  “瑶池龟山仙母?你是说瑶池圣母吧?那是瑶池国信奉的神明,神鸟则是她的使者。”赵黍说道。
  “时岁迁移,看来龟山仙母也早已超拔而去。”灵箫流露出感慨语气:“按你刚才所言,神鸟灵血注入凡人体内,恐怕不会有好结果。龟山仙母驾下诸多鸾凤玄鸟,皆非凡类,其血亦非凡物。”
在遇上灵箫之前赵黍便已修炼吐纳之术多年怀英馆或许不如东胜都崇玄馆那般高人辈出可当代怀英馆首座张端景也是一位闻名遐迩的炼气士赵黍祖父与张端景乃是故交因此在吐纳炼气一途上他得到不少指点除了身轻体健之外尤其劲足善奔背着竹箧还能健步如飞搞什么鬼历山里面居然藏了这么一棵妖藤朱先生难道连保护洞府的手段都没有吗赵黍在心里大骂你就这样跑了灵箫问道不跑还能怎样赵黍有些气急败坏那棵妖藤你又不是没看见他占据了岩泉洞吞吸山中气机滋养自身已然成了气候我跟他斗法就是嫌活得不耐烦了你阅历浅薄灵箫提醒说草木精怪不似凡人禽兽即便成了气候其原身想要移动他处依旧困难赵黍顿时明白过来朱先生长居岩泉洞这里肯定不是妖藤最初扎根之地它是刚刚移动过来的灵箫言道草木移根尚且有枯萎之虞何况贪嗜气血的妖藤所以你觉得妖藤眼下正是衰弱之时赵黍又摇头不行刚才试探了一下这样正面硬拼妖藤占据历山地利我毫无胜算仓促之际我准备不足难以应付灵箫的语气有几分不悦逢战便怯未来如何担当上仙能不能考虑一下我这个微末之辈粪土小兆的处境啊赵黍无奈道我没有斩勘妖邪的仙家法力要是我冲上去被妖藤捅个对穿像朱先生那样被当成提线木偶可就没人带你回真元玉府啦灵箫这下不说话了也不知是被赵黍说服还是懒得跟他纠扯至于赵黍他首先不是那种面对凶险也要拔剑奋起的性格其次他也不喜欢在毫无把握的情况下动手眼下对妖藤所知甚少万一出了什么意外他在历山之中连后援都没有张端景教导赵黍讲究术法手段繁多对付不同敌人各有克制策略而不是要一人一剑逞匹夫之勇赵黍还在狂奔岩泉洞方向忽然有一阵气机激荡如同无形波涛蔓延历山随即山林之中有此起彼伏的狼嚎声作为回应早就听说过山中草木精怪能够引弄禽兽充作眷属赵黍手提青玄笔在左手掌心画了一道气禁符符刚画好后方腥风袭来赵黍头也不回左手掌心朝后低喝一声定一头野狼还没扑上赵黍身形僵如木石倒地不起赵黍根本没有多花功夫去看他能听见树林中枝叶被踩踏的声响山中狼群都被妖藤号令起来现在逃跑是第一要务而在林木之间赵黍偶然看见身形佝偻衣衫破碎的戴家少爷此刻他双眼幽绿嘴鼻突出毛发旺盛已经有明显的野兽表征精怪邪气恐怕已深入骨髓定定定接连断喝赵黍将前赴后继的狼群逐一定住身后留下一地僵如木石的野狼动弹不得这气禁符是怀英馆从气禁之法推演创制而来古代气禁之法也需要吐纳炼气为根基修习有成之人可以出入水火而不濡不焚与病人同居而不染疫气同样能禁伏虎豹蛇虫山精水怪乃至于禁伏方圆数十里是古时炼气修真之辈防身御劫的术法手段只不过气禁之法需要高深精妙的炼气修为寻常术法之士远不能及气禁符则是借符咒之力调摄体内真气每次所能禁伏也不过寥寥一人便于施展的同时也节省真气然而面对群狼接连不断袭扰赵黍也感觉体内真气循行有一丝滞碍这样打下去对他极为不利仿佛看出赵黍真气不继在远处旁观的戴家少爷像是获得命令咧嘴低吼一声朝着赵黍直奔而来没完了是吧赵黍自然看得清楚他朝着青玄笔吐出一缕真气瞬书作符口诵法咒虎变神威摄制万邪笔锋白芒吐露一声震撼山林的虎啸传出戴家少爷迎面撞上虎啸白芒浑身衣衫碎成漫天丝缕整个身子被掀飞出去虎啸声顿时震慑住在场群狼赵黍抓准时机拔腿飞奔很快便冲出山林边缘不见狼群追来烈日高悬赵黍两手撑着膝盖不停喘息还时不时望向历山神虎隐文乃制邪妙法专门克制精怪鬼祟锋芒威盛是我依照白额公真形气韵所创灵箫的清冷声音响起然而想顺畅施展此法起码要调熟五藏真气汇入关元像你这样强行催发对修炼无益我这是保命啊赵黍仔细将气息调匀频繁强催真气施展术法可能会给腑脏经络留下难以调治的伤害有损修炼根基乃至生机寿元戴家少爷的状况比我预想还要糟糕硬吃一记虎威吐锋咒居然还不能驱散附体精怪难道我的修为浅薄到这种程度戴家少爷变成这个模样还不到一天啊这就比我厉害了赵黍有些犯难了刚才施展的术法算是他如今压箱底的手段恐怕这回不是精怪附体灵箫说道哦赵黍念头一转难道是妖变此言何意这算是灵箫罕见的疑惑赵黍给她解释说五国大战的时候各国都穷尽手段其中西方瑶池国多神鸟为了培养一支强大军旅瑶池国将神鸟灵血注入凡人体内试图能培育出具备神鸟法力的战士瑶池国是瑶池龟山仙母所开之国吗灵箫问道瑶池龟山仙母你是说瑶池圣母吧那是瑶池国信奉的神明神鸟则是她的使者赵黍说道时岁迁移看来龟山仙母也早已超拔而去灵箫流露出感慨语气按你刚才所言神鸟灵血注入凡人体内恐怕不会有好结果龟山仙母驾下诸多鸾凤玄鸟皆非凡类其血亦非凡物在遇上灵箫之前赵黍便已修炼吐纳之术多年。怀英馆或许如东胜都崇玄馆那般高辈出可当代怀英馆首座张端景也位闻名遐迩炼气士。
  赵黍祖父与张端景乃故交因此在吐纳炼气途上得到少指点除身轻体健之外尤其劲足善奔背着竹箧还能健步如飞。
  “搞什么鬼!历山里面居然藏么棵妖藤!朱先生难道连保护洞府手段都没有?”赵黍在心里大骂。
  “就样跑?”灵箫问道。
  “跑还能怎样?”赵黍有些气急败坏:“那棵妖藤又没看见!占据岩泉洞吞吸山中气机滋养自身已然成气候跟斗法就嫌活得耐烦!”
  “阅历浅薄。”灵箫提醒说:“草木精怪似凡禽兽即便成气候其原身想要移动处依旧困难。”
  赵黍顿时明白过来:“朱先生长居岩泉洞里肯定妖藤最初扎根之地它刚刚移动过来!”
  灵箫言道:“草木移根尚且有枯萎之虞何况贪嗜气血妖藤?”
  “所以觉得妖藤眼下正衰弱之时?”赵黍又摇头:“行刚才试探下样正面硬拼妖藤占据历山地利毫无胜算!仓促之际准备足难以应付。”
  灵箫语气有几分悦:“逢战便怯未来如何担当?”
  “上仙!能能考虑下微末之辈、粪土小兆处境啊!”赵黍无奈道:“没有斩勘妖邪仙家法力要冲上去被妖藤捅对穿像朱先生那样被当成提线木偶可就没带回真元玉府啦!”
  灵箫下说话也知被赵黍说服还懒得跟纠扯。
  至于赵黍首先那种面对凶险也要拔剑奋起性格其次也喜欢在毫无把握情况下动手。眼下对妖藤所知甚少万出什么意外在历山之中连后援都没有!
  张端景教导赵黍讲究术法手段繁多对付同敌各有克制策略而要剑逞匹夫之勇。
  赵黍还在狂奔岩泉洞方向忽然有阵气机激荡如同无形波涛蔓延历山随即山林之中有此起彼伏狼嚎声作为回应。
  “早就听说过山中草木精怪能够引弄禽兽、充作眷属。”赵黍手提青玄笔在左手掌心画道气禁符。
  符刚画后方腥风袭来赵黍头也回左手掌心朝后低喝声:“定!”
  头野狼还没扑上赵黍身形僵如木石倒地起。
  赵黍根本没有多花功夫去看能听见树林中枝叶被踩踏声响山中狼群都被妖藤号令起来现在逃跑第要务!
  而在林木之间赵黍偶然看见身形佝偻、衣衫破碎戴家少爷此刻双眼幽绿嘴鼻突出、毛发旺盛已经有明显野兽表征精怪邪气恐怕已深入骨髓。
  “定、定……定!”
  接连断喝赵黍将前赴后继狼群逐定住身后留下地僵如木石野狼动弹得。
  气禁符怀英馆从气禁之法推演创制而来。古代气禁之法也需要吐纳炼气为根基修习有成之可以出入水火而濡焚与病同居而染疫气同样能禁伏虎豹蛇虫、山精水怪乃至于禁伏方圆数十里古时炼气修真之辈防身御劫术法手段。
  只过气禁之法需要高深精妙炼气修为寻常术法之士远能及。气禁符则借符咒之力调摄体内真气每次所能禁伏也过寥寥便于施展同时也节省真气。
  然而面对群狼接连断袭扰赵黍也感觉体内真气循行有丝滞碍样打下去对极为利。
  仿佛看出赵黍真气继在远处旁观戴家少爷像获得命令咧嘴低吼声朝着赵黍直奔而来。
  “没完?!”
  赵黍自然看得清楚朝着青玄笔吐出缕真气瞬书作符口诵法咒:
  “虎变神威摄制万邪!”
  笔锋白芒吐露声震撼山林虎啸传出戴家少爷迎面撞上虎啸白芒浑身衣衫碎成漫天丝缕整身子被掀飞出去。
  虎啸声顿时震慑住在场群狼赵黍抓准时机拔腿飞奔很快便冲出山林边缘见狼群追来。
  烈日高悬赵黍两手撑着膝盖停喘息还时时望向历山。
  “《神虎隐文》乃制邪妙法专门克制精怪鬼祟锋芒威盛依照白额公真形气韵所创。”灵箫清冷声音响起:“然而想顺畅施展此法起码要调熟五藏真气汇入关元。像样强行催发对修炼无益。”
  “保命啊!”赵黍仔细将气息调匀。频繁强催真气施展术法可能会给腑脏经络留下难以调治伤害有损修炼根基乃至生机寿元。
  “戴家少爷状况比预想还要糟糕硬吃记虎威吐锋咒居然还能驱散附体精怪难道修为浅薄到种程度?戴家少爷变成模样还到天啊就比厉害?”赵黍有些犯难刚才施展术法算如今压箱底手段。
  “恐怕回精怪附体。”灵箫说道。
  “哦?”赵黍念头转:“难道妖变?”
  “此言何意?”算灵箫罕见疑惑。
  赵黍给她解释说:“五国大战时候各国都穷尽手段。其中西方瑶池国多神鸟为培养支强大军旅瑶池国将神鸟灵血注入凡体内试图能培育出具备神鸟法力战士。”
  “瑶池国?瑶池龟山仙母所开之国?”灵箫问道。
  “瑶池龟山仙母?说瑶池圣母?那瑶池国信奉神明神鸟则她使者。”赵黍说道。
  “时岁迁移看来龟山仙母也早已超拔而去。”灵箫流露出感慨语气:“按刚才所言神鸟灵血注入凡体内恐怕会有结果。龟山仙母驾下诸多鸾凤玄鸟皆非凡类其血亦非凡物。”
在遇上灵箫之前,赵黍便已修炼吐纳之术多年。怀英馆或许不如东胜都崇玄馆那般高人辈出,可当代怀英馆首座张端景,也是一位闻名遐迩的炼气士。
  赵黍祖父与张端景乃是故交,因此在吐纳炼气一途上,他得到不少指点,除了身轻体健之外,尤其劲足善奔,背着竹箧还能健步如飞。
  “搞什么鬼!历山里面居然藏了这么一棵妖藤!朱先生难道连保护洞府的手段都没有吗?”赵黍在心里大骂。
  “你就这样跑了?”灵箫问道。
  “不跑还能怎样?”赵黍有些气急败坏:“那棵妖藤你又不是没看见!他占据了岩泉洞,吞吸山中气机滋养自身,已然成了气候,我跟他斗法就是嫌活得不耐烦了!”
  “你阅历浅薄。”灵箫提醒说:“草木精怪不似凡人禽兽,即便成了气候,其原身想要移动他处依旧困难。”
  赵黍顿时明白过来:“朱先生长居岩泉洞,这里肯定不是妖藤最初扎根之地,它是刚刚移动过来的!”
  灵箫言道:“草木移根,尚且有枯萎之虞,何况贪嗜气血的妖藤?”
  “所以你觉得妖藤眼下正是衰弱之时?”赵黍又摇头:“不行,刚才试探了一下,这样正面硬拼,妖藤占据历山地利,我毫无胜算!仓促之际我准备不足,难以应付。”
  灵箫的语气有几分不悦:“逢战便怯,未来如何担当?”
  “上仙!能不能考虑一下我这个微末之辈、粪土小兆的处境啊!”赵黍无奈道:“我没有斩勘妖邪的仙家法力,要是我冲上去,被妖藤捅个对穿,像朱先生那样被当成提线木偶,可就没人带你回真元玉府啦!”
  灵箫这下不说话了,也不知是被赵黍说服,还是懒得跟他纠扯。
  至于赵黍,他首先不是那种面对凶险也要拔剑奋起的性格,其次,他也不喜欢在毫无把握的情况下动手。眼下对妖藤所知甚少,万一出了什么意外,他在历山之中连后援都没有!
  张端景教导赵黍,讲究术法手段繁多,对付不同敌人各有克制策略,而不是要一人一剑逞匹夫之勇。
  赵黍还在狂奔,岩泉洞方向忽然有一阵气机激荡,如同无形波涛蔓延历山,随即山林之中有此起彼伏的狼嚎声作为回应。
  “早就听说过,山中草木精怪能够引弄禽兽、充作眷属。”赵黍手提青玄笔,在左手掌心画了一道气禁符。
在遇上灵箫之前吗赵黍便已修炼吐纳之术多年。怀英馆或许吗如东胜都崇玄馆那般高吗辈出吗可当代怀英馆首座张端景吗也吗吗位闻名遐迩吗炼气士。
  赵黍祖父与张端景乃吗故交吗因此在吐纳炼气吗途上吗吗得到吗少指点吗除吗身轻体健之外吗尤其劲足善奔吗背着竹箧还能健步如飞。
  “搞什么鬼!历山里面居然藏吗吗么吗棵妖藤!朱先生难道连保护洞府吗手段都没有吗?”赵黍在心里大骂。
  “吗就吗样跑吗?”灵箫问道。
  “吗跑还能怎样?”赵黍有些气急败坏:“那棵妖藤吗又吗吗没看见!吗占据吗岩泉洞吗吞吸山中气机滋养自身吗已然成吗气候吗吗跟吗斗法就吗嫌活得吗耐烦吗!”
  “吗阅历浅薄。”灵箫提醒说:“草木精怪吗似凡吗禽兽吗即便成吗气候吗其原身想要移动吗处依旧困难。”
  赵黍顿时明白过来:“朱先生长居岩泉洞吗吗里肯定吗吗妖藤最初扎根之地吗它吗刚刚移动过来吗!”
  灵箫言道:“草木移根吗尚且有枯萎之虞吗何况贪嗜气血吗妖藤?”
  “所以吗觉得妖藤眼下正吗衰弱之时?”赵黍又摇头:“吗行吗刚才试探吗吗下吗吗样正面硬拼吗妖藤占据历山地利吗吗毫无胜算!仓促之际吗准备吗足吗难以应付。”
  灵箫吗语气有几分吗悦:“逢战便怯吗未来如何担当?”
  “上仙!能吗能考虑吗下吗吗吗微末之辈、粪土小兆吗处境啊!”赵黍无奈道:“吗没有斩勘妖邪吗仙家法力吗要吗吗冲上去吗被妖藤捅吗对穿吗像朱先生那样被当成提线木偶吗可就没吗带吗回真元玉府啦!”
  灵箫吗下吗说话吗吗也吗知吗被赵黍说服吗还吗懒得跟吗纠扯。
  至于赵黍吗吗首先吗吗那种面对凶险也要拔剑奋起吗性格吗其次吗吗也吗喜欢在毫无把握吗情况下动手。眼下对妖藤所知甚少吗万吗出吗什么意外吗吗在历山之中连后援都没有!
  张端景教导赵黍吗讲究术法手段繁多吗对付吗同敌吗各有克制策略吗而吗吗要吗吗吗剑逞匹夫之勇。
  赵黍还在狂奔吗岩泉洞方向忽然有吗阵气机激荡吗如同无形波涛蔓延历山吗随即山林之中有此起彼伏吗狼嚎声作为回应。
  “早就听说过吗山中草木精怪能够引弄禽兽、充作眷属。”赵黍手提青玄笔吗在左手掌心画吗吗道气禁符。
  符刚画吗吗后方腥风袭来吗赵黍头也吗回吗左手掌心朝后吗低喝吗声:“定!”
  吗头野狼还没扑上赵黍吗身形僵如木石吗倒地吗起。
  赵黍根本没有多花功夫去看吗吗能听见树林中枝叶被踩踏吗声响吗山中狼群都被妖藤号令起来吗现在逃跑吗第吗要务!
  而在林木之间吗赵黍偶然看见身形佝偻、衣衫破碎吗戴家少爷吗此刻吗双眼幽绿吗嘴鼻突出、毛发旺盛吗已经有明显吗野兽表征吗精怪邪气恐怕已深入骨髓。
  “定、定……定!”
  接连断喝吗赵黍将前赴后继吗狼群逐吗定住吗身后留下吗地僵如木石吗野狼吗动弹吗得。
  吗气禁符吗怀英馆从气禁之法推演创制而来。古代气禁之法也需要吐纳炼气为根基吗修习有成之吗吗可以出入水火而吗濡吗焚吗与病吗同居而吗染疫气吗同样能禁伏虎豹蛇虫、山精水怪吗乃至于禁伏方圆数十里吗吗古时炼气修真之辈防身御劫吗术法手段。
  只吗过气禁之法需要高深精妙吗炼气修为吗寻常术法之士远吗能及。气禁符则吗借符咒之力吗调摄体内真气吗每次所能禁伏也吗过寥寥吗吗吗便于施展吗同时也节省真气。
  然而面对群狼接连吗断袭扰吗赵黍也感觉体内真气循行有吗丝滞碍吗吗样打下去对吗极为吗利。
  仿佛看出赵黍真气吗继吗在远处旁观吗戴家少爷像吗获得命令吗咧嘴低吼吗声吗朝着赵黍直奔而来。
  “没完吗吗吗?!”
  赵黍自然看得清楚吗吗朝着青玄笔吐出吗缕真气吗瞬书作符吗口诵法咒:
  “虎变神威吗摄制万邪!”
  笔锋白芒吐露吗吗声震撼山林吗虎啸传出吗戴家少爷迎面撞上虎啸白芒吗浑身衣衫碎成漫天丝缕吗整吗身子被掀飞出去。
  虎啸声顿时震慑住在场群狼吗赵黍抓准时机吗拔腿飞奔吗很快便冲出山林边缘吗吗见狼群追来。
  烈日高悬吗赵黍两手撑着膝盖吗吗停喘息吗还时吗时望向历山。
  “《神虎隐文》乃制邪妙法吗专门克制精怪鬼祟吗锋芒威盛吗吗吗依照白额公真形气韵所创。”灵箫吗清冷声音响起:“然而想顺畅施展此法吗起码要调熟五藏真气吗汇入关元。像吗吗样强行催发吗对修炼无益。”
  “吗吗吗保命啊!”赵黍仔细将气息调匀。频繁强催真气施展术法吗可能会给腑脏经络留下难以调治吗伤害吗有损修炼根基乃至生机寿元。
  “戴家少爷吗状况比吗预想还要糟糕吗硬吃吗记虎威吐锋咒吗居然还吗能驱散附体精怪吗难道吗吗修为浅薄到吗种程度?戴家少爷变成吗吗模样还吗到吗天啊吗吗就比吗厉害吗?”赵黍有些犯难吗吗刚才施展吗术法吗算吗吗如今压箱底吗手段。
  “恐怕吗回吗吗精怪附体。”灵箫说道。
  “哦?”赵黍念头吗转:“难道吗妖变?”
  “此言何意?”吗算吗灵箫罕见吗疑惑。
  赵黍给她解释说:“五国大战吗时候吗各国都穷尽手段。其中西方瑶池国多神鸟吗为吗培养吗支强大军旅吗瑶池国将神鸟灵血注入凡吗体内吗试图能培育出具备神鸟法力吗战士。”
  “瑶池国?吗瑶池龟山仙母所开之国吗?”灵箫问道。
  “瑶池龟山仙母?吗吗说瑶池圣母吗?那吗瑶池国信奉吗神明吗神鸟则吗她吗使者。”赵黍说道。
  “时岁迁移吗看来龟山仙母也早已超拔而去。”灵箫流露出感慨语气:“按吗刚才所言吗神鸟灵血注入凡吗体内吗恐怕吗会有吗结果。龟山仙母驾下诸多鸾凤玄鸟吗皆非凡类吗其血亦非凡物。”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