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雾障隐雄兵

下载免费读
日出东方,天地间的阳和生气也随之焕发。
  赵黍站在一座土丘上,面前安置了一口大缸,里面盛满了清水。
  就见他手持木牌,双眼遥遥注目东升红日,嘴唇微微开阖,念诵经文法咒,将阳气凝注于青玄笔上,深黑笔毫绽放一点耀目火光,却没有焚毁笔锋。
  赵黍存想功满,只觉得浑身暖洋洋,口鼻之中满含烘热气息,却没有急忙吐出,而是落笔于木牌之上。
  笔锋火光划过木牌表面,留下蟠曲细长的焦黑痕迹,宛如经受炙烤。
  赵黍落笔行云流水,写成一道制邪符,随后扔进缸中。木牌漂在水面上打转,肉眼看不见的制邪之力化入水中。
  符法自诞生之初,便有以吞服符水的方式,治愈疾病、祛除邪魅,哪怕是江湖术士也多习此道。
  而如果是要给多人配制符水,那就不适宜在纸上一张张地画符了。术法高人通常会在竹木之上书写符篆,然后投入水中,旁人只要取水饮服便可生效。
  这事赵黍不是头一回做了,熟稔顺手,为此他还趁日出时分采炼阳和生气,以此书写的符篆,只要契合禀性属气,效验自然有所提升。
  出自《神虎隐文》的制邪大祝,与追求杀伐克制的虎威吐锋咒不同,是一道保护身心、抵御妖邪侵扰的术法。
  赵黍用这道术法点化符水,就是给同行的巡捕衙役准备。毕竟他们都只是毫无修为的凡夫俗子,如果妖藤施展什么邪异手段,这群巡捕毫无抵御之力。
  符水被点化的同时,赵黍将系在腰上的朱文白绶取下,这是他身为馆廨符吏的标识。
  赵黍看着白绶上的朱红符篆,扣齿三十六次,将口中运炼已久的阳和生气吹出。受阳气熏染,朱红符篆竟是产生一丝活泛灵动,红光隐现。
  “鸟篆封灵、箓中藏兵。”灵箫对赵黍说道:“这条绶带就是你的法箓?”
  “对啊。”赵黍在脑海中询问起来:“你那时候的法箓也是这样的吗?”
  “不尽然。”灵箫言道:“上古之时仙人授箓传符,乃是为度化种民、教人学仙,箓中仙官将吏,多属仙人驾下、各有职司。授箓种民若遇灾厄邪祟,可依法行持,召请箓中将吏。而授箓种民若是未证长生,解化后考校功过,或得受仙人接引、名登仙籍。”
  “呃,要是有授箓种民利用箓中将吏,仗势欺人、恶贯满盈呢?”赵黍问道。
  灵箫的回答直截了当:“那此辈召请而来的将吏,会当场施下惩戒。”
  “哇,这可比如今严格多了。”赵黍看着手中朱文白绶:“我这法箓中可不是什么仙官将吏,就是一群火鸦,而且还要时常祭炼。以前我试过召出它们,差点没把我头发给燎了,这些家伙就跟无头苍蝇似的,不好控制。
  不过这回对付妖藤,不好用也要硬着头皮用了。火鸦本是炎火之精所遗余气结成,吹吐阳气倒也勉强对路,希望这群家伙能听话。”
  “既是火精余气,当以自身真气为辔索。”灵箫提醒说。
  “我明白了。”赵黍闻言,心中已有计较,将朱文白绶重新系上,转身对土丘下的巡捕衙役们说道:“我已经点化了一缸符水,每人上来喝一碗,稍后进山就不用担心妖怪侵害!戴老爷也说了,只要能救回他家少爷,众人皆可领赏!”
  听到这话,一众皂衣芒鞋的巡捕衙役高声欢呼,加上一些进山引路的猎户樵夫,都迫不及待地上前,一人一碗符水。赵黍自己也盛了一竹筒符水,以备不时之需。
  “王庙守,你要喝一点吗?”赵黍看见短褐持棍的王庙守,正蹲在树荫下发呆。
  “哦,我就不用了。”王庙守摆摆手。
  赵黍挑眉笑道:“也对,要是连你都被妖藤迷住心神,我们其他人也别指望了,乖乖给妖藤当肥料就是。”
  王庙守听见这话,露出一个尴尬笑容。
  心知言辞不当,赵黍转而问道:“我听说王庙守经历过五国大战,是否在战场上见过类似这样的草木精怪?”
  “这还真没见过。”王庙守低下头去:“小老头能够活下来就不错了,当年那些事,记不清了。”
  赵黍挠挠头,心中无奈。昆仑洲五国大战,起因是百余年前天夏朝帝统暗弱,加上兵水旱蝗、征敛苛刻,激起无数民变。天夏朝廷为平息动荡,放权于各地郡县,令其自行募集兵马钱粮。
  结果毫无疑问,天夏朝便是覆灭于此。然而昆仑洲也并未因此归于一统,群雄逐鹿、相互并吞,最终剩下五个国家,各占一方。
  五国断断续续交兵百年,虽说互有胜负,可谁也没能吃下任何一国。反倒是频繁战争,导致五国民不聊生。最后五国使者齐聚有熊国首阳山,共商弭兵之约,并且划定疆界,暂罢干戈。
  弭兵之约距今也不过十年,赵黍小时候跟着祖父躲避战乱兵燹,也数次搬家迁移,见识过不少凄惨景象。
  “其实,我父亲也参与了五国大战。”赵黍像是在回忆什么,王庙守抬头望着他,神色复杂。
  “说起来,他的官也不算小,好像是飞捷尉,指挥一支往来如风的精骑。”赵黍说道:“我快要忘记他的模样了,最后一次见他,好像还不到八岁。”
  王庙守问道:“令尊已经捐躯了?”
  赵黍轻轻点头:“他死在伏蜃谷,遗体至今也没找到。”
  王庙守闻言脸色一惊:“伏蜃谷?!就是有熊国精锐大军覆灭之地?”
  “对。”赵黍好像诉说着一件与自己无关之事,语气平淡:“那一战我父亲率军充当诱饵,把有熊国的兵马引入谷中死地。崇玄馆高人施法招来洪水,这才将有熊国军队冲垮。”
  王庙守胸膛起伏喘息:“赵符吏,你、你难道就没有半点怨恨吗?”
  “恨?恨谁?”赵黍反问:“崇玄馆?华胥国?有熊国?还是这场五国大战?”
  王庙守说不出话,脸色憋得酱红,赵黍摇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恨谁。”
  “不!不该是这样!”王庙守失常地大喊,赵黍被吓了一跳,对方好像也察觉自己表现异常,赶紧缩回去:“没、没事,我……失礼了。”
日出东方天地间的阳和生气也随之焕发赵黍站在一座土丘上面前安置了一口大缸里面盛满了清水就见他手持木牌双眼遥遥注目东升红日嘴唇微微开阖念诵经文法咒将阳气凝注于青玄笔上深黑笔毫绽放一点耀目火光却没有焚毁笔锋赵黍存想功满只觉得浑身暖洋洋口鼻之中满含烘热气息却没有急忙吐出而是落笔于木牌之上笔锋火光划过木牌表面留下蟠曲细长的焦黑痕迹宛如经受炙烤赵黍落笔行云流水写成一道制邪符随后扔进缸中木牌漂在水面上打转肉眼看不见的制邪之力化入水中符法自诞生之初便有以吞服符水的方式治愈疾病祛除邪魅哪怕是江湖术士也多习此道而如果是要给多人配制符水那就不适宜在纸上一张张地画符了术法高人通常会在竹木之上书写符篆然后投入水中旁人只要取水饮服便可生效这事赵黍不是头一回做了熟稔顺手为此他还趁日出时分采炼阳和生气以此书写的符篆只要契合禀性属气效验自然有所提升出自神虎隐文的制邪大祝与追求杀伐克制的虎威吐锋咒不同是一道保护身心抵御妖邪侵扰的术法赵黍用这道术法点化符水就是给同行的巡捕衙役准备毕竟他们都只是毫无修为的凡夫俗子如果妖藤施展什么邪异手段这群巡捕毫无抵御之力符水被点化的同时赵黍将系在腰上的朱文白绶取下这是他身为馆廨符吏的标识赵黍看着白绶上的朱红符篆扣齿三十六次将口中运炼已久的阳和生气吹出受阳气熏染朱红符篆竟是产生一丝活泛灵动红光隐现鸟篆封灵箓中藏兵灵箫对赵黍说道这条绶带就是你的法箓对啊赵黍在脑海中询问起来你那时候的法箓也是这样的吗不尽然灵箫言道上古之时仙人授箓传符乃是为度化种民教人学仙箓中仙官将吏多属仙人驾下各有职司授箓种民若遇灾厄邪祟可依法行持召请箓中将吏而授箓种民若是未证长生解化后考校功过或得受仙人接引名登仙籍呃要是有授箓种民利用箓中将吏仗势欺人恶贯满盈呢赵黍问道灵箫的回答直截了当那此辈召请而来的将吏会当场施下惩戒哇这可比如今严格多了赵黍看着手中朱文白绶我这法箓中可不是什么仙官将吏就是一群火鸦而且还要时常祭炼以前我试过召出它们差点没把我头发给燎了这些家伙就跟无头苍蝇似的不好控制不过这回对付妖藤不好用也要硬着头皮用了火鸦本是炎火之精所遗余气结成吹吐阳气倒也勉强对路希望这群家伙能听话既是火精余气当以自身真气为辔索灵箫提醒说我明白了赵黍闻言心中已有计较将朱文白绶重新系上转身对土丘下的巡捕衙役们说道我已经点化了一缸符水每人上来喝一碗稍后进山就不用担心妖怪侵害戴老爷也说了只要能救回他家少爷众人皆可领赏听到这话一众皂衣芒鞋的巡捕衙役高声欢呼加上一些进山引路的猎户樵夫都迫不及待地上前一人一碗符水赵黍自己也盛了一竹筒符水以备不时之需王庙守你要喝一点吗赵黍看见短褐持棍的王庙守正蹲在树荫下发呆哦我就不用了王庙守摆摆手赵黍挑眉笑道也对要是连你都被妖藤迷住心神我们其他人也别指望了乖乖给妖藤当肥料就是王庙守听见这话露出一个尴尬笑容心知言辞不当赵黍转而问道我听说王庙守经历过五国大战是否在战场上见过类似这样的草木精怪这还真没见过王庙守低下头去小老头能够活下来就不错了当年那些事记不清了赵黍挠挠头心中无奈昆仑洲五国大战起因是百余年前天夏朝帝统暗弱加上兵水旱蝗征敛苛刻激起无数民变天夏朝廷为平息动荡放权于各地郡县令其自行募集兵马钱粮结果毫无疑问天夏朝便是覆灭于此然而昆仑洲也并未因此归于一统群雄逐鹿相互并吞最终剩下五个国家各占一方五国断断续续交兵百年虽说互有胜负可谁也没能吃下任何一国反倒是频繁战争导致五国民不聊生最后五国使者齐聚有熊国首阳山共商弭兵之约并且划定疆界暂罢干戈弭兵之约距今也不过十年赵黍小时候跟着祖父躲避战乱兵燹也数次搬家迁移见识过不少凄惨景象其实我父亲也参与了五国大战赵黍像是在回忆什么王庙守抬头望着他神色复杂说起来他的官也不算小好像是飞捷尉指挥一支往来如风的精骑赵黍说道我快要忘记他的模样了最后一次见他好像还不到八岁王庙守问道令尊已经捐躯了赵黍轻轻点头他死在伏蜃谷遗体至今也没找到王庙守闻言脸色一惊伏蜃谷就是有熊国精锐大军覆灭之地对赵黍好像诉说着一件与自己无关之事语气平淡那一战我父亲率军充当诱饵把有熊国的兵马引入谷中死地崇玄馆高人施法招来洪水这才将有熊国军队冲垮王庙守胸膛起伏喘息赵符吏你你难道就没有半点怨恨吗恨恨谁赵黍反问崇玄馆华胥国有熊国还是这场五国大战王庙守说不出话脸色憋得酱红赵黍摇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恨谁不不该是这样王庙守失常地大喊赵黍被吓了一跳对方好像也察觉自己表现异常赶紧缩回去没没事我失礼了日出东方天地间阳和生气也随之焕发。
  赵黍站在座土丘上面前安置口大缸里面盛满清水。
  就见手持木牌双眼遥遥注目东升红日嘴唇微微开阖念诵经文法咒将阳气凝注于青玄笔上深黑笔毫绽放点耀目火光却没有焚毁笔锋。
  赵黍存想功满只觉得浑身暖洋洋口鼻之中满含烘热气息却没有急忙吐出而落笔于木牌之上。
  笔锋火光划过木牌表面留下蟠曲细长焦黑痕迹宛如经受炙烤。
  赵黍落笔行云流水写成道制邪符随后扔进缸中。木牌漂在水面上打转肉眼看见制邪之力化入水中。
  符法自诞生之初便有以吞服符水方式治愈疾病、祛除邪魅哪怕江湖术士也多习此道。
  而如果要给多配制符水那就适宜在纸上张张地画符。术法高通常会在竹木之上书写符篆然后投入水中旁只要取水饮服便可生效。
  事赵黍头回做熟稔顺手为此还趁日出时分采炼阳和生气以此书写符篆只要契合禀性属气效验自然有所提升。
  出自《神虎隐文》制邪大祝与追求杀伐克制虎威吐锋咒同道保护身心、抵御妖邪侵扰术法。
  赵黍用道术法点化符水就给同行巡捕衙役准备。毕竟们都只毫无修为凡夫俗子如果妖藤施展什么邪异手段群巡捕毫无抵御之力。
  符水被点化同时赵黍将系在腰上朱文白绶取下身为馆廨符吏标识。
  赵黍看着白绶上朱红符篆扣齿三十六次将口中运炼已久阳和生气吹出。受阳气熏染朱红符篆竟产生丝活泛灵动红光隐现。
  “鸟篆封灵、箓中藏兵。”灵箫对赵黍说道:“条绶带就法箓?”
  “对啊。”赵黍在脑海中询问起来:“那时候法箓也样?”
  “尽然。”灵箫言道:“上古之时仙授箓传符乃为度化种民、教学仙箓中仙官将吏多属仙驾下、各有职司。授箓种民若遇灾厄邪祟可依法行持召请箓中将吏。而授箓种民若未证长生解化后考校功过或得受仙接引、名登仙籍。”
  “呃要有授箓种民利用箓中将吏仗势欺、恶贯满盈呢?”赵黍问道。
  灵箫回答直截当:“那此辈召请而来将吏会当场施下惩戒。”
  “哇可比如今严格多。”赵黍看着手中朱文白绶:“法箓中可什么仙官将吏就群火鸦而且还要时常祭炼。以前试过召出它们差点没把头发给燎些家伙就跟无头苍蝇似控制。
  过回对付妖藤用也要硬着头皮用。火鸦本炎火之精所遗余气结成吹吐阳气倒也勉强对路希望群家伙能听话。”
  “既火精余气当以自身真气为辔索。”灵箫提醒说。
  “明白。”赵黍闻言心中已有计较将朱文白绶重新系上转身对土丘下巡捕衙役们说道:“已经点化缸符水每上来喝碗稍后进山就用担心妖怪侵害!戴老爷也说只要能救回家少爷众皆可领赏!”
  听到话众皂衣芒鞋巡捕衙役高声欢呼加上些进山引路猎户樵夫都迫及待地上前碗符水。赵黍自己也盛竹筒符水以备时之需。
  “王庙守要喝点?”赵黍看见短褐持棍王庙守正蹲在树荫下发呆。
  “哦就用。”王庙守摆摆手。
  赵黍挑眉笑道:“也对要连都被妖藤迷住心神们其也别指望乖乖给妖藤当肥料就。”
  王庙守听见话露出尴尬笑容。
  心知言辞当赵黍转而问道:“听说王庙守经历过五国大战否在战场上见过类似样草木精怪?”
  “还真没见过。”王庙守低下头去:“小老头能够活下来就错当年那些事记清。”
  赵黍挠挠头心中无奈。昆仑洲五国大战起因百余年前天夏朝帝统暗弱加上兵水旱蝗、征敛苛刻激起无数民变。天夏朝廷为平息动荡放权于各地郡县令其自行募集兵马钱粮。
  结果毫无疑问天夏朝便覆灭于此。然而昆仑洲也并未因此归于统群雄逐鹿、相互并吞最终剩下五国家各占方。
  五国断断续续交兵百年虽说互有胜负可谁也没能吃下任何国。反倒频繁战争导致五国民聊生。最后五国使者齐聚有熊国首阳山共商弭兵之约并且划定疆界暂罢干戈。
  弭兵之约距今也过十年赵黍小时候跟着祖父躲避战乱兵燹也数次搬家迁移见识过少凄惨景象。
  “其实父亲也参与五国大战。”赵黍像在回忆什么王庙守抬头望着神色复杂。
  “说起来官也算小像飞捷尉指挥支往来如风精骑。”赵黍说道:“快要忘记模样最后次见像还到八岁。”
  王庙守问道:“令尊已经捐躯?”
  赵黍轻轻点头:“死在伏蜃谷遗体至今也没找到。”
  王庙守闻言脸色惊:“伏蜃谷?!就有熊国精锐大军覆灭之地?”
  “对。”赵黍像诉说着件与自己无关之事语气平淡:“那战父亲率军充当诱饵把有熊国兵马引入谷中死地。崇玄馆高施法招来洪水才将有熊国军队冲垮。”
  王庙守胸膛起伏喘息:“赵符吏、难道就没有半点怨恨?”
  “恨?恨谁?”赵黍反问:“崇玄馆?华胥国?有熊国?还场五国大战?”
  王庙守说出话脸色憋得酱红赵黍摇头:“说实话也知道恨谁。”
  “!该样!”王庙守失常地大喊赵黍被吓跳对方像也察觉自己表现异常赶紧缩回去:“没、没事……失礼。”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