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辰景随笔降

下载免费读
在昆仑洲过去漫长岁月中,无论是修真炼气的仙家妙诀,还是行持术法的符图秘笈,大多只在宗门或者家族内部流传,门户之别壁垒森严,极少对外传播。
  天夏一朝对此做出了巨大改变。因为天夏皇帝中不乏向往仙道长生之辈,举国之力搜纳法诀经籍,更是广泛征辟有术之士,并设立众多职司,如秘祝官、咒禁生、占候师、方药司等。既有为皇帝祈祝驱邪、炼制饵药,也有负责调查灾异、殄灭妖祟不祥。
  如今华胥国的馆廨制度,也在一定程度上效仿了天夏朝。并且由于五国大战的迫切需求,馆廨培养的术者修士,并非单纯为投君王所好,而是确切要参与到保家卫国、甚至开疆拓土的事业中。
  加上五国大战带来近百年的动荡混乱,不少名声显赫的宗门与家族也随之衰败凋零。华胥国抓紧机会,利用馆廨制度吸纳了许多术法与修炼之学,崇玄馆便是其中翘楚。
  也是因此,华胥国馆廨之中的术法交流,没有太显著的藩篱隔阂。
  比如赵黍经常以青玄笔发出的箭煞之术,最初来自一个精通雷法的宗门,原本该法是降下雷霆箭煞,轰击妖祟寄附的淫祀邪庙。只是此法对修为要求颇高,后来几经怀英馆的简化与改进,变成采摄诸色气机、凝成箭煞射出的术法。
  而在怀英馆内部,有着不同家学出身的馆廨修士,相互交流参悟,本就习以为常。
  辛舜英跟赵黍讲述炼制重晖浑仪的手法,有一部分出自她的占候家学。从如何观星辨位,到存思浑天星斗运转,然后接引星气下降流注,将其凝炼至体内周天经络,使得身中真气璇玑斗转,由此感通星辰,能借星辰之力施展诸般术法。
  只是仅凭人力,想要遍引周天星气,恐怕穷竭一生都难尽全功,因此辛家才要炼制这重晖浑仪,法宝妙用与修炼之法相通。
  但问题也是一样,那就是接引周天星气依赖天时自然运转,祭炼法宝缓慢耗时。
  “自古炼气存神以求仙道长生,无不是自然与我为一。”赵黍想起灵箫之前的传授:“所谓法天象地,乃以日月星辰为天、山陵川泽为地。天地之气相交,成风雨云雾雷电之景,化草木禽兽众生之类。
  开眼所见,阖目所照。服日芒,起火炼骨肉;吞月华,降津洗百脉。借天地大象,推运一身造化之功。阴阳生死尽在此间,四时六气不离其中。”
  灵箫传授指点,大多高屋建瓴,直指玄妙。赵黍则更偏重术法之用,他听完辛舜英讲述后问道:
  “周天星气尽摄一器,这手法固然高妙,却也略显繁难。就我所知,天上星辰各有封域,如地上分野,你们占候师也是通过仰观封域分星,预测吉凶妖祥。那为何要一口气炼成浑天星象,而不是将封域分星依次祭炼?”
  辛学姐沉思片刻:“就像孩童家拼弄巧板那样?”
  赵黍闻言发笑:“差不多,但要我来说,更接近符篆中的散形聚形之说。巧板每一块互不隶属,符篆散形却是各具气韵,单独落笔也有效验。不同散形聚合,气机勾连相接,随咒诀运用,最终并合成符,格局森然完备。”
  “我明白了。”辛学姐手扶下巴:“本身不同封域星气也各有对应术法效验,那就干脆先聚焦一点,往后慢慢积累成浑天之象。”
  赵黍又说:“但此法也有问题,那便是浑仪星象越丰富,往后想要祭炼完善就越难。打个比方说,最初还只是手捧茶杯盛水,后面可能就像抱起米缸去盛水。”
  不知辛舜英是否想到自己抱着米缸的样子,她忍不住扑哧一笑。
  “赵学弟这话说的,哪一件法宝不是妙用越高,祭炼就越难的?”
  “这倒也是。”
  辛舜英止住笑意,来到坛上浑仪旁拨弄一阵,最终下定决心,从中撷出一缕幽蓝光华,凝在掌心不散。
  “赵学弟,能否帮我将这缕星气转译成符?”
  见辛舜英发话,赵黍一振袖,手提青玄笔,笔锋缓缓递到那团幽蓝光华上。
  稍稍一触,赵黍脑海中就浮现出一片复杂的星辰行度,其中蕴藏气机灵韵,正是需要精通符法之辈将其转译成可以落笔书写之符。
  赵黍凝神行气,切中气机灵韵,手上细如树枝的青玄笔,此刻重似山岳,他没有迟疑,直接从袖中抽出一张黑纸。
  笔锋落处,银芒似星辉遍洒夜幕;曲折勾点,妙法随符图下接降世。
  “呼——”
  书就一张辰景黑符,赵黍大出一口气,将自然物象的气机灵韵转译成符篆,比他想象中还要艰难。哪怕只是辛舜英从浑仪中撷取出的纤毫星气,也是穷尽赵黍神思。
  赵黍这才真切体会到自己与仙人的差距,灵箫即便是藏身真元锁中,从旁窥测白额公修炼,也能清楚洞悉其气机灵韵,从而创制出《神虎隐文》。
  “我已经尽力了。”赵黍将黑符递给辛舜英:“我只辨析出些许封藏掩蔽之类的术法效验,具体施展还是要看辛学姐的手段。”
  辛舜英有些惊异地接过黑符,仔细端详片刻:“赵学弟,你一下子就画成了?”
  “呃……不然呢?”赵黍一愣。
  “在我印象中,将自然物象转译成符,无不是要精思存想良久,才能提炼出些许气韵。具体落笔也要尝试无数遍,方能最终成符。”
  辛舜英知晓赵黍是首座张端景的学生,在术法的传授指点上有所偏爱很正常。但术法之事并非教了就能学会,也不是学会就能精通,跟出身门第、富贵权势无关。
  “这大概是熟能生巧吧。”赵黍揉揉眉间,方才高度专注,此刻眉额血管突突直跳。
  辛舜英微微摇头:“赵学弟不要勉强自己,我看你如此书符,费神太过,先回去休息静养吧。”
  “符篆虽然转译完毕,但还有对应咒诀……”
  “我们又不是明天就出发,赵学弟不必急躁。”辛舜英摆手道。
  “好吧。”赵黍也没有坚持,其实他这个情况,吐纳调息一轮就好。
在昆仑洲过去漫长岁月中,无论是修真炼气的仙家妙诀,还是行持术法的符图秘笈,大多只在宗门或者家族内部流传,门户之别壁垒森严,极少对外传播。
  天夏一朝对此做出了巨大改变。因为天夏皇帝中不乏向往仙道长生之辈,举国之力搜纳法诀经籍,更是广泛征辟有术之士,并设立众多职司,如秘祝官、咒禁生、占候师、方药司等。既有为皇帝祈祝驱邪、炼制饵药,也有负责调查灾异、殄灭妖祟不祥。
  如今华胥国的馆廨制度,也在一定程度上效仿了天夏朝。并且由于五国大战的迫切需求,馆廨培养的术者修士,并非单纯为投君王所好,而是确切要参与到保家卫国、甚至开疆拓土的事业中。
  加上五国大战带来近百年的动荡混乱,不少名声显赫的宗门与家族也随之衰败凋零。华胥国抓紧机会,利用馆廨制度吸纳了许多术法与修炼之学,崇玄馆便是其中翘楚。
  也是因此,华胥国馆廨之中的术法交流,没有太显著的藩篱隔阂。
  比如赵黍经常以青玄笔发出的箭煞之术,最初来自一个精通雷法的宗门,原本该法是降下雷霆箭煞,轰击妖祟寄附的淫祀邪庙。只是此法对修为要求颇高,后来几经怀英馆的简化与改进,变成采摄诸色气机、凝成箭煞射出的术法。
  而在怀英馆内部,有着不同家学出身的馆廨修士,相互交流参悟,本就习以为常。
  辛舜英跟赵黍讲述炼制重晖浑仪的手法,有一部分出自她的占候家学。从如何观星辨位,到存思浑天星斗运转,然后接引星气下降流注,将其凝炼至体内周天经络,使得身中真气璇玑斗转,由此感通星辰,能借星辰之力施展诸般术法。
  只是仅凭人力,想要遍引周天星气,恐怕穷竭一生都难尽全功,因此辛家才要炼制这重晖浑仪,法宝妙用与修炼之法相通。
  但问题也是一样,那就是接引周天星气依赖天时自然运转,祭炼法宝缓慢耗时。
  “自古炼气存神以求仙道长生,无不是自然与我为一。”赵黍想起灵箫之前的传授:“所谓法天象地,乃以日月星辰为天、山陵川泽为地。天地之气相交,成风雨云雾雷电之景,化草木禽兽众生之类。
  开眼所见,阖目所照。服日芒,起火炼骨肉;吞月华,降津洗百脉。借天地大象,推运一身造化之功。阴阳生死尽在此间,四时六气不离其中。”
  灵箫传授指点,大多高屋建瓴,直指玄妙。赵黍则更偏重术法之用,他听完辛舜英讲述后问道:
  “周天星气尽摄一器,这手法固然高妙,却也略显繁难。就我所知,天上星辰各有封域,如地上分野,你们占候师也是通过仰观封域分星,预测吉凶妖祥。那为何要一口气炼成浑天星象,而不是将封域分星依次祭炼?”
  辛学姐沉思片刻:“就像孩童家拼弄巧板那样?”
  赵黍闻言发笑:“差不多,但要我来说,更接近符篆中的散形聚形之说。巧板每一块互不隶属,符篆散形却是各具气韵,单独落笔也有效验。不同散形聚合,气机勾连相接,随咒诀运用,最终并合成符,格局森然完备。”
  “我明白了。”辛学姐手扶下巴:“本身不同封域星气也各有对应术法效验,那就干脆先聚焦一点,往后慢慢积累成浑天之象。”
  赵黍又说:“但此法也有问题,那便是浑仪星象越丰富,往后想要祭炼完善就越难。打个比方说,最初还只是手捧茶杯盛水,后面可能就像抱起米缸去盛水。”
  不知辛舜英是否想到自己抱着米缸的样子,她忍不住扑哧一笑。
  “赵学弟这话说的,哪一件法宝不是妙用越高,祭炼就越难的?”
  “这倒也是。”
  辛舜英止住笑意,来到坛上浑仪旁拨弄一阵,最终下定决心,从中撷出一缕幽蓝光华,凝在掌心不散。
  “赵学弟,能否帮我将这缕星气转译成符?”
  见辛舜英发话,赵黍一振袖,手提青玄笔,笔锋缓缓递到那团幽蓝光华上。
  稍稍一触,赵黍脑海中就浮现出一片复杂的星辰行度,其中蕴藏气机灵韵,正是需要精通符法之辈将其转译成可以落笔书写之符。
  赵黍凝神行气,切中气机灵韵,手上细如树枝的青玄笔,此刻重似山岳,他没有迟疑,直接从袖中抽出一张黑纸。
  笔锋落处,银芒似星辉遍洒夜幕;曲折勾点,妙法随符图下接降世。
  “呼——”
  书就一张辰景黑符,赵黍大出一口气,将自然物象的气机灵韵转译成符篆,比他想象中还要艰难。哪怕只是辛舜英从浑仪中撷取出的纤毫星气,也是穷尽赵黍神思。
  赵黍这才真切体会到自己与仙人的差距,灵箫即便是藏身真元锁中,从旁窥测白额公修炼,也能清楚洞悉其气机灵韵,从而创制出《神虎隐文》。
  “我已经尽力了。”赵黍将黑符递给辛舜英:“我只辨析出些许封藏掩蔽之类的术法效验,具体施展还是要看辛学姐的手段。”
  辛舜英有些惊异地接过黑符,仔细端详片刻:“赵学弟,你一下子就画成了?”
  “呃……不然呢?”赵黍一愣。
  “在我印象中,将自然物象转译成符,无不是要精思存想良久,才能提炼出些许气韵。具体落笔也要尝试无数遍,方能最终成符。”
  辛舜英知晓赵黍是首座张端景的学生,在术法的传授指点上有所偏爱很正常。但术法之事并非教了就能学会,也不是学会就能精通,跟出身门第、富贵权势无关。
  “这大概是熟能生巧吧。”赵黍揉揉眉间,方才高度专注,此刻眉额血管突突直跳。
  辛舜英微微摇头:“赵学弟不要勉强自己,我看你如此书符,费神太过,先回去休息静养吧。”
  “符篆虽然转译完毕,但还有对应咒诀……”
  “我们又不是明天就出发,赵学弟不必急躁。”辛舜英摆手道。
  “好吧。”赵黍也没有坚持,其实他这个情况,吐纳调息一轮就好。
在昆仑洲过去漫长岁月中无论修真炼气仙家妙诀还行持术法符图秘笈大多只在宗门或者家族内部流传门户之别壁垒森严极少对外传播。
  天夏朝对此做出巨大改变。因为天夏皇帝中乏向往仙道长生之辈举国之力搜纳法诀经籍更广泛征辟有术之士并设立众多职司如秘祝官、咒禁生、占候师、方药司等。既有为皇帝祈祝驱邪、炼制饵药也有负责调查灾异、殄灭妖祟祥。
  如今华胥国馆廨制度也在定程度上效仿天夏朝。并且由于五国大战迫切需求馆廨培养术者修士并非单纯为投君王所而确切要参与到保家卫国、甚至开疆拓土事业中。
  加上五国大战带来近百年动荡混乱少名声显赫宗门与家族也随之衰败凋零。华胥国抓紧机会利用馆廨制度吸纳许多术法与修炼之学崇玄馆便其中翘楚。
  也因此华胥国馆廨之中术法交流没有太显著藩篱隔阂。
  比如赵黍经常以青玄笔发出箭煞之术最初来自精通雷法宗门原本该法降下雷霆箭煞轰击妖祟寄附淫祀邪庙。只此法对修为要求颇高后来几经怀英馆简化与改进变成采摄诸色气机、凝成箭煞射出术法。
  而在怀英馆内部有着同家学出身馆廨修士相互交流参悟本就习以为常。
  辛舜英跟赵黍讲述炼制重晖浑仪手法有部分出自她占候家学。从如何观星辨位到存思浑天星斗运转然后接引星气下降流注将其凝炼至体内周天经络使得身中真气璇玑斗转由此感通星辰能借星辰之力施展诸般术法。
  只仅凭力想要遍引周天星气恐怕穷竭生都难尽全功因此辛家才要炼制重晖浑仪法宝妙用与修炼之法相通。
  但问题也样那就接引周天星气依赖天时自然运转祭炼法宝缓慢耗时。
  “自古炼气存神以求仙道长生无自然与为。”赵黍想起灵箫之前传授:“所谓法天象地乃以日月星辰为天、山陵川泽为地。天地之气相交成风雨云雾雷电之景化草木禽兽众生之类。
  开眼所见阖目所照。服日芒起火炼骨肉;吞月华降津洗百脉。借天地大象推运身造化之功。阴阳生死尽在此间四时六气离其中。”
  灵箫传授指点大多高屋建瓴直指玄妙。赵黍则更偏重术法之用听完辛舜英讲述后问道:
  “周天星气尽摄器手法固然高妙却也略显繁难。就所知天上星辰各有封域如地上分野们占候师也通过仰观封域分星预测吉凶妖祥。那为何要口气炼成浑天星象而将封域分星依次祭炼?”
  辛学姐沉思片刻:“就像孩童家拼弄巧板那样?”
  赵黍闻言发笑:“差多但要来说更接近符篆中散形聚形之说。巧板每块互隶属符篆散形却各具气韵单独落笔也有效验。同散形聚合气机勾连相接随咒诀运用最终并合成符格局森然完备。”
  “明白。”辛学姐手扶下巴:“本身同封域星气也各有对应术法效验那就干脆先聚焦点往后慢慢积累成浑天之象。”
  赵黍又说:“但此法也有问题那便浑仪星象越丰富往后想要祭炼完善就越难。打比方说最初还只手捧茶杯盛水后面可能就像抱起米缸去盛水。”
  知辛舜英否想到自己抱着米缸样子她忍住扑哧笑。
  “赵学弟话说哪件法宝妙用越高祭炼就越难?”
  “倒也。”
  辛舜英止住笑意来到坛上浑仪旁拨弄阵最终下定决心从中撷出缕幽蓝光华凝在掌心散。
  “赵学弟能否帮将缕星气转译成符?”
  见辛舜英发话赵黍振袖手提青玄笔笔锋缓缓递到那团幽蓝光华上。
  稍稍触赵黍脑海中就浮现出片复杂星辰行度其中蕴藏气机灵韵正需要精通符法之辈将其转译成可以落笔书写之符。
  赵黍凝神行气切中气机灵韵手上细如树枝青玄笔此刻重似山岳没有迟疑直接从袖中抽出张黑纸。
  笔锋落处银芒似星辉遍洒夜幕;曲折勾点妙法随符图下接降世。
  “呼——”
  书就张辰景黑符赵黍大出口气将自然物象气机灵韵转译成符篆比想象中还要艰难。哪怕只辛舜英从浑仪中撷取出纤毫星气也穷尽赵黍神思。
  赵黍才真切体会到自己与仙差距灵箫即便藏身真元锁中从旁窥测白额公修炼也能清楚洞悉其气机灵韵从而创制出《神虎隐文》。
  “已经尽力。”赵黍将黑符递给辛舜英:“只辨析出些许封藏掩蔽之类术法效验具体施展还要看辛学姐手段。”
  辛舜英有些惊异地接过黑符仔细端详片刻:“赵学弟下子就画成?”
  “呃……然呢?”赵黍愣。
  “在印象中将自然物象转译成符无要精思存想良久才能提炼出些许气韵。具体落笔也要尝试无数遍方能最终成符。”
  辛舜英知晓赵黍首座张端景学生在术法传授指点上有所偏爱很正常。但术法之事并非教就能学会也学会就能精通跟出身门第、富贵权势无关。
  “大概熟能生巧。”赵黍揉揉眉间方才高度专注此刻眉额血管突突直跳。
  辛舜英微微摇头:“赵学弟要勉强自己看如此书符费神太过先回去休息静养。”
  “符篆虽然转译完毕但还有对应咒诀……”
  “们又明天就出发赵学弟必急躁。”辛舜英摆手道。
  “。”赵黍也没有坚持其实情况吐纳调息轮就。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